辅导员头部

高校辅导员如何做好理论宣讲

作者:刘佳 中国青少年研究会青运史专委会 2020-01-06

        最近,很多高校辅导员都在讨论如何做好理论宣讲,在这个需要理论而且必将产生理论的时代,做好理论宣讲具有格外重要的意义,因为按照马克思的解释,只有理论飞入寻常百姓家,理论才能掌握群众,这是理论实现自身价值和意义的逻辑起点。

    对高校辅导员来说,理论宣讲至少有三种类型:一是竞赛型理论宣讲,这主要是指高校辅导员素质能力大赛中的理论宣讲环节,辅导员围绕某一个特定选题进行若干分钟的宣讲,并由评委进行打分。二是日常型理论宣讲,这是一种辅导员常态化的理论宣讲,是日常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形式,比如在党课团课、形势政策报告、班级年级大会上某些政策理论问题的解读阐释。三是普及型理论宣讲,这主要是辅导员面向社会人士开展政策理论解读,具有政策理论普及的含义。严格意义上来说,理论宣讲并不可怕,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如果在日常思想政治工作中较为重视理论宣讲能力的训练,在实践中及时总结经验,不断改进宣讲逻辑、材料体系和表达方式,应对竞赛型理论宣讲是很容易的事情。

    作为一项应试考试,应对竞赛型理论宣讲,很多学工前辈都谈了一些很有价值的方法和技术,给出了一些规律性、经验性的结论,我结合自己从事理论宣讲的经历,也简单谈几点认识。

    首先要明确,理论宣讲的对象有两个,即理论与听众,前者是宣讲的内容要素,后者是宣讲的接受要素,由于宣讲的意义在于使内容要素被听众接受,听众被内容要素所影响,因此从对象性角度看,理论宣讲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使内容要素与对象要素合而为一,也就是理论对象化的过程。因此,进行理论宣讲,必须做好两个方面的研判,一是内容研判,二是听众研判。

    内容研判至关重要,决定宣讲的品质与效果。理论宣讲不是“放空炮”。马克思讲过,理论只有彻底才能说服人,什么样的理论是彻底的理论呢?只有抓住本质的理论才是彻底的理论。理论的外观形式可能有很多表现形式,但是理论的本质是稳定的、唯一的,是“硬核”所在。以大家最熟悉的围绕五四运动100周年的主题宣讲为例,仔细阅读总书记在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就会发现,五四精神的本质就是爱国主义,那么爱国主义的本质是什么呢?讲话在一个很不明显的地方提到了,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爱党与爱国的统一,这就把围绕五四精神的宣讲还原到爱国主义这一本质问题上了——要讲清楚国家与政党,具体来说是讲清楚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如果这两者关系讲不清楚,那么爱国主义就讲不清楚,那么五四精神的宣讲就只能流于表面。所以说,彻底的理论宣讲,在于抓住理论体系的硬核,还原理论的本质和要义,这就需要我们原原本本地品读重要经典文献,而不是字面意义的背诵。华丽辞藻的堆砌只能让理论宣讲悬在空中,这样的宣讲是无效且空洞的。

    另一个就是听众研判。很明显,我们的听众主要是青年学生,但在竞赛型宣讲中,专家评委是打分者,他们也是重要的听众。因此,我们的听众就有两类,一是学生,二是专家。有人说,对学生宣讲与对专家宣讲的侧重点与技巧是不一样的,的确如此,学生听一个新鲜,专家听一个准确。但两者是可以统一起来的,这种统一的方式就是叙事。叙事就是讲故事,通过故事让理论回归事实,在事实中论证理论。当然,不同的事实对理论的影响可能是证实,也可能是证伪,这就需要我们占有丰富的材料资源。比如讲社会公平问题。我们可以首先交代社会公平是一种价值形态,更是一种历史形态,因为任何价值形态都是由历史所奠基的。孔融让梨的故事体现的就是中国古人的公平观,这种公平观我们认为理所当然、合情合理,原因在于这种公平观是根植于中国传统伦理之中的,建立在中国宗法社会结构之上的,如果晚辈与长辈平均分梨,搞精准计算,这在西方人眼中这是公平的,但在中国人眼中这就是不孝不敬的。可见,作为公平的概念,在东西方语境中的含义是截然不同的,这种差异性只有在历史中才能得到充分的揭示。

    实现内容要素的对象化,达到最佳的理论宣讲效果,一个重要步骤就是建构与理论宣讲相适应的话语体系。我觉得,这种话语体系是一种交流—叙事话语,简单说就是聊天与对话。这种聊天略带一些逻辑性,不是闲庭信步;这种聊天略有一些哲理性,不等于唠家常;这种聊天略有一些艺术性,不是小声自语。宣讲者要有充分的情感投入,让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语气语调要有高低起伏,努力构建一个真实版的故事现场;逻辑上要有起承转合,不要让听众轻而易举就猜出接下来的内容。

    归根到一点,辅导员做好理论宣讲,前提条件就是坚定理论自信,达成这一目标的唯一方式就是加强理论学习。总之,高校辅导员必须有充足的理论储备,才能在理论宣讲的道路上行稳致远。


 

收藏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