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员头部

写给校园“社恐人”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 作者:高军生 2022-04-06

这是班上的小王同学的一天。

早晨起床,轻手轻脚的收拾好自己,带上口罩,去到食堂,准备找一个安静的角落享受自己的早餐。突然一个人拍了小王的肩膀,扭头一看,是同年级的同学。“诶,你也来这家吃煎饼啊,我跟你说这个煎饼加肉松可香了……”小王听着他滔滔不绝的介绍这家煎饼,嘴里嗯嗯的附和着,等煎饼一做好,他马上拎起煎饼,准备逃离。“我的煎饼好了,我先走了。”他听见同学在身后嘀咕,“诶他这人怎么这样啊,好冷淡啊。”他略顿了顿,搓了搓手心里的汗,快步离开了现场。

小王上完课回到宿舍,发现宿舍没有人,他伸伸懒腰,准备小睡一会儿。醒来之后发现手机消息九十九加,哦原来是导员找。老师给小王发消息无果,便在年级群里询问的去向,但没有人知道在干什么。把消息清空,打开导员的对话框,小心地回复一个“老师,我在。”对面马上回复到“你到我办公室来一,有点事情找你。”绝望地看着这个消息,心里暗暗吐槽,有什么事儿微信里说不清楚,还非得见面呢。

处理完事情之后,天黑了,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小王拿出手机,开始浏览喜欢的东西。床帐里的小世界是他最喜欢最舒服的环境,没有周围人际关系带来的压迫感,能自由的干自己想干的事儿。在短暂的解脱和隐秘的忧愁中,小王渐渐睡去,明天又是独自的一天。

大学校园活跃着无数青春的脸庞,但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选择将自己的大学生活调成静音,安静的当着透明人,渐渐地,他们活成了大学生活里的孤岛。他们天生不喜交际,口罩和帽子是他们的必备品,因为表情和眼神的隔绝会让他们感到安心。久而久之,他们有了一个群体的名字——社恐人。

这可能就是一名社恐人的简单一天。我曾经询问过他们的想法,他们中有人这样说道“我实在疲于经营各种人际关系,我对于后期发展一种烦躁、不屑和厌倦”我对他们的想法表示理解,并进一步问他们那未来呢,现在还有可能回避,那未来真的踏上工作岗位的时候,沟通社交都是在所难免的,那时候怎么办呢?他们先是沉默,然后憋出一句“那也有不用沟通的工作。”我哑然失笑,“就因为不想社交,连工作都可以牺牲的代价也太大了吧。”“这样吧,换个问题,那你觉得社交最难的点在哪儿?”“开口第一句。”“那你下次再害怕说话时候,就在心里默念,嗨,我们交个朋友吧,然后微笑,这样你就没那么紧张了。”他们往往将信将疑的离开

除了社恐,还有最近很流行的社牛。这两种性格看起来拥有截然相反的“症状”,然而我却认为他们是同一根藤上结出的两颗瓜。它们都是源于一个人内心对自己的不自信,而导致的两种不同状态。社恐的不自信,导致自己生怕别人发现自己做得不好,做得不对,或者留下什么把柄被人掌握,所以就希望别人尽量不要关注到自己。而社牛的不自信,带来的结果就是生怕别人不认可自己,所以就使劲展现,试图引起周围人的关注。这两种人群都是我们高校辅导员需要重点关注的,有技巧地保护他们的心理健康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李娟在《深山夏牧场》里曾说到:“生命是会自己寻找出路的。”所以无论是处于哪种状态,都不过是个人选择适合自己的生存模式。其实,人的性格就像是一块山上的棱石,从被雨水冲刷滚下山脚开始就已经在磨合,只是有的滚得比较远,有的滚的比较近。远的滚近了河里,要遭受猛烈的河水冲刷磨合,最终成为一块圆润的鹅卵石,而滚的近的可能刚好在河边,经历的只是太阳的暴晒还雨水的洗刷。最终大家都会变成一颗圆滑的鹅卵石,只是有的人会在人生前半场磨合成功,而有的要经历更长时间的洗刷罢了。

希望大学里的年轻生命都不要活成孤岛。当你是孤岛的时候,请试着主动释放友善的信号,说一句“嗨,交个朋友么。”你会发现,阳光雨露也会倾斜到你的身上。




收藏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