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悦读汇
从300到20000——小办公桌旁的研读日记
浙江大学微信公众号 浙江大学2022-10-20
字号:AAA
一方书桌,众人围坐,面前摆放着数篇史料与论文。落地窗映出江景独好,品茗论史,谈笑风生。


一方书桌,众人围坐,面前摆放着数篇史料与论文。落地窗映出江景独好,品茗论史,谈笑风生。

1.jpg



 这是2022年盛夏浙江大学历史学院(筹)冯培红老师开办的本年度第18次研读会现场。冯培红带着8位学生,一同来到钱塘江畔,进行《晋书》五凉史料校注的研读。



       
从300到20000,慢读是一种能力        


来到浙江大学的六年间,冯培红一直坚持在课余时间与学生定期开展读书与讨论会,双周一次史料研读或论文报告,单周一次闲话杂谈。


“也有大篇幅的讨论,我们从论著评议、史料研读、论文报告中选其一,每次读一篇。”冯培红拿出了此次读书会的研读材料,“装订成一本,近9万字。你别看这一篇史料不到300字,但我们对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要仔细研读,对背后的每一个典故和引证都要严格校注。”


2.jpg


以这次读书会中的首篇《晋书·张轨传》校注为例,原文中“安定乌氏人”仅5字,若对其做校注,则先要逐字解释其含义,接着与同类型的史料相比对,寻找其用字差异与历史背景,再对原文的可信性做出判断。此外,还可能从文物史料等方面对原文提取相关信息进行解读,在一系列比对之后,5个字的原文能衍生出1722字的校注。


而这次会议讨论的“新出《大周故开府枹罕公墓志铭》小考”是刚出土不久的新材料,这样的考证更需要在空白领域仔细寻找蛛丝马迹,以此考证枹罕公的生平、经历、人物关系、历史意义等多个方面。


“这样算下来,一篇近300字的文献,最后能出来20000多字的校注。”


比起囫囵吞枣地追求数量,冯培红更希望能给学生们培养一种慢读的能力,对史料文献追根究底,达到极致的程度。“这样深入读下来,以后写文章的时候,东西就在脑子里了。”



       
平凡中的不平凡,做学问需要细水长流        


冯培红的读书会上,有博士生、硕士生,还有两位本科生。通常在会前一周,同学们就会收到一份准备好的文本材料,或是分享者论文,或是外文译来的中文论著,或是学生们的研读成果。在提前阅读过相关材料后,读书会就变成了各方观点的大碰撞。


“读书会一般放在平日没课的下午”,冯培红回忆起初来浙大的那段时间,“后来因为疫情,大家不怎么外出,所以就放在周末。”而在地点的选择上,起初因为没有专门的地方,冯培红带着学生在西溪校区的林中桌子旁读书,逢着下雨就转移到人文学院咖啡吧,后来搬到紫金港校区,便干脆将地点放在了自己那一间不大的办公室。


“就这张桌子,大家围着坐,三三两两,正好就这么七八个人。”冯培红比划着办公室中的位置,“不是那么宽敞,但也不拥挤。”

3.jpg


事实上,在来到浙大前,冯培红已经坚持做了多年的读书会,来到浙大后,他也把这个“习惯”延续至今。六年间,冯培红结合不同学生的研究方向制定每次读书会的主题,有原典阅读,也有论文研讨,有时还会请来其他高校的教授们分享与讨论。尽管记不清具体读了多少书,但从每年学生们发表的期刊论文、史料校注上,这种细水长流的进步可见一斑。


刚开始,因为新招研究生,读书会只有三四个人参加,后来又因为疫情影响,线下聚会困难重重,读书会做了不少调整,到现在逐渐形成了一种比较固定的模式。谈及坚持这么多年的动力时,冯培红只是笑了笑:“其实没什么的,这是很平常的事情,我们是做学问的人嘛,自然是要好好读书的。”


寒来暑往,一方小小的办公桌,三面充实的史料墙,在14平方米的办公室内,冯培红带着对历史研究的无限热爱,播撒着生生不息的学术萌芽。


“老师本人这种对学术的热情对我影响非常大”,历史学院(筹)2020级博士生冯晓鹃谈及参加读书会的感受,“你会惊叹,一个人对学术的热爱,怎么能延续这么多年。”



       
像家人一样的团队        


这次读书会,对冯培红和学生们都是一场特殊的会议。因为除了常规环节,还要给团队中今年毕业的本科生范轩轩送行。临近毕业季,团队里的历史学院(筹)2020级硕士生戚雅荧自发收集了平常开读书会的照片,印出几套明信片作为范轩轩毕业的纪念礼物。冯培红拿出这叠明信片,如数家珍——


“这是那次我们在艺博馆咖啡厅读书……”

“这是寒假初在西湖边,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谈博士论文的思考与写作……”

“这就是在启真湖边草地上的单周杂谈……”

“这张是他们几个和范轩轩一起照的,他还特地穿了学士服……”


今年“5·21”校庆日的闲谈读书会让冯晓鹃印象深刻。那一天,正巧冯晓鹃要参与的划龙舟比赛与读书会时间相冲突,本以为总有一者要遗憾错过,没想到老师们带着研读会的同学们,亲自来到岸边为冯晓鹃鼓劲加油。

4.jpg



[责任编辑:秦嘉旭(实习) 杨虹 刘鹏]
一方书桌,众人围坐,面前摆放着数篇史料与论文。落地窗映出江景独好,品茗论史,谈笑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