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欣精神”再现,致敬白衣天使 武汉加油
原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程雪莹2020-02-04
字号:AAA
17年后的今天,她的名字,依然是无数白衣战士们冲锋的号角!

2020年1月28日,一条特殊的新闻让无数国人潸然泪下: 一位名叫张定宇的医生,自己身患绝症,妻子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却还是奋战在抗击肺炎的一线。

微信图片_20200204225737.jpg

他是武汉金银潭医院的院长,原本可以因病而回家休养,却坚持留在医院。此刻的金银潭医院,在很多人眼里,是中国最危险的地方。 然而,只要有一口气在,他就要履行医生的使命。
这样的选择,让很多人感叹不已。有人说,仿佛看到了“叶欣精神”的再现。 很多医生和护士,也都对这个名字念念不忘。 叶欣是谁? 这个令普通人倍感陌生的名字,却是医护人员心中的楷模。

她曾被列入语文教科书,是公认的“白衣战士”。 在17年前,那个非典肆虐的危险时刻,这个柔弱的女子毫不犹豫冲锋在前。

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这里危险,让我来!”被病人传染之后,她要求自己护理自己,以便节约人手去照顾别人;她救活了许多病人,自己却死在了战场上。

2003年春天的广州,一场葬礼即将举行。已长眠的女子静静地躺在那里,神态安详。与众不同的是,即将被火化的她,穿的却是一身陈旧的护士服。 这是很罕见的。按照中国的传统习俗,人死之后是要穿寿衣下葬的。那些崭新的寿衣,华丽富贵,寓意着死者能够转世投胎到富裕人家。这位女子的亲属,也为她准备了漂亮得体的寿衣。然而,却都被她的丈夫婉言谢绝了。她的丈夫去了医院,取回了她生前的护士服,亲手给她换上。知妻莫若夫。“穿着这件衣服去见南丁格尔祖师,你一定会很高兴的吧。”七尺男儿,望着妻子的遗体潸然泪下。 战士最好的归宿是战场,战士最爱的也是自己的戎装。那永远醒不过来的女子,是他一生的挚爱,也是无数人崇敬的“白衣战士”。 她就是叶欣。 2003年“非典”袭来的时候,她已经47岁,是广东省中医院急诊科的护士长。“非典”初期,普通人对于这种病毒的认知还很模糊,就知道是瘟疫,好像会传染。一时间谣言四起,不少人把这种疾病称为“人瘟”。板蓝根成为了“防瘟圣品”。老百姓尚且有些云里雾里的时候,医护人员却都已经如临大敌。

作为专业人士,他们知道这次的病毒传染性极强。 而且,致死率很高。 别说普通百姓了,就是防护严密的医护人员,感染的可能性也非常大。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役。已经有“非典”病人陆续住院,总要有医护人员需要顶到一线,贴身救治。派谁去?医院的领导很为难。 在这个关键时候,叶欣站了出来。她说,“我愿意去。”字字铿锵,一诺千金。在她的感召下,广东中医院的医护人员也纷纷请战。她还告诉自己的搭档张忠德,那些病情最严重的患者,都尽量往自己这里收揽。她告诉年轻人:“你们还小,这病危险!”叶欣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里危险,让我来!” 病人的粪便、血痰,这些最危险的传染源,叶欣事必躬亲。同事想要帮忙,她宁可把门堵住也不让他们进来。

微信图片_20200204225722.jpg

可以说,作为白衣战士,她对得起自己的病人;作为护士长,她对得起自己的同仁和下属。她唯一对不住的,可能就是自己的亲人。她的丈夫张慎每天都在担心她的安危,却又见不到她,只能打电话联系。 可是张慎没有想到,连听听妻子的声音,都已经是一种奢侈。叶欣太忙了,连电话都没时间接听。 她叮嘱同事,如果丈夫再打电话过来,就替自己告诉他自己“没事”。 同样日夜担忧的,还有她的一个儿子。她的儿子年龄不大,日夜都在为母亲担忧。 经常望着窗外,等待妈妈归来。 小男孩万万没有想到,妈妈永远都回不来了。 

病毒是不讲道德的。 它不会因为你是个好人,就高抬贵手。2003年3月4日,叶欣倒下了,她进入了隔离病房。
在此之前,她不眠不休,把一个个重症患者从死神那里抢了回来。病人治好了,她却感染了病毒。 然而,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即使已经进入了隔离病房, 叶欣也没有停止工作!她利用呼叫仪 ,和一线的同事们联络,把自己掌握的病人情况都告诉他们。她还向医院提出了一个特殊的请求:自己护理自己! 她是担心同事们会被自己传染。为此,她曾多次拒绝同事接近自己:“不要靠近我,会传染!” 祸不单行,和叶欣搭档的张忠德医生,也不幸染上了“非典”病毒。

在隔离病房里,两个昔日并肩作战的战友互相鼓励,互相打气。张忠德医生是幸运的。 他战胜了病魔,活了下来。
叶欣却在2003年3月25日的凌晨,永远闭上了眼睛。 烈士牺牲,哀荣备至。她赢得了“生前身后名”,在她活着的时候,她就已经拥有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优秀护士等一系列荣誉。 在她死后,获得了“南丁格尔奖章”。 这枚奖章,是对一名护士最高的赞美和褒奖。 她的事迹,也被写成文章,编入教科书,影响了一代青少年。

著名漫画家唐大喜亲自出马,塑造了叶欣的汉白玉雕像。

微信图片_20200204225743.jpg

这座雕像,至今依然矗立在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雕像的碑座上面刻着四个字,“大医精诚”。 叶欣去了,故事却远远没有结束。 有人谈到叶欣塑像的时候,说了一句很悲怆的话:“没有人愿意拿一条命换一座碑!” 这话其实不对。

应该说,没有人愿意拿亲人的一条命,去换一座碑。但是叶欣本人而言,如果生命能够重来,她一定还会拿自己一条命,换得陌生人的平安。不仅她是如此,她的同袍们也是如此。这是医者的仁心,更是天职。 他们为的不是矗立在世人面前的那座碑,而是安放在世人心里的那座碑。前者轻如浮毛,后者重于千钧。

17年后,那些被她照顾过的病人记得她,千千万万医学生记得她,丰碑永存; 17年后,当病毒再次来袭,当年那些被她护在身后的小护士,毫不犹豫踏上前往武汉的路途;17年后,她昔日的战友、如今已是中医院副院长的张忠德医生,率队驰援湖北; …… 如今,很多医护人员喊着“传承叶欣精神”的口号,舍生忘死。历史总是如此地相似。无论医患矛盾多么激烈,那些白衣战士们,还是会在先贤的感召下奋不顾身。
医院就是他们的战场,白衣就是他们的战袍。

“身后即是祖国,我们无路可退。” 哪怕,他们保护着的人,也曾误解和伤害过他们。 他们有过困惑,有过伤感,甚至有过愤怒。 但是战役打响的那一刻,他们还是选择将我们护在身后。每一秒钟,他们都在和灾难搏斗,和死神抢人。向最美逆行者致敬,向白衣天使致敬,向那些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的劳动者致敬。没有一个冬天不能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责任编辑:吴世杰]
17年后的今天,她的名字,依然是无数白衣战士们冲锋的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