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号   |  
书香石大 | 活着,就好——《活着》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吕皓月2022-09-14
字号:AAA
“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走。”一个老人讲述故事。

引言

“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走。”一个老人,一头牛,“两个进入垂暮的生命将那块古板的天地耕得哗哗翻动”。福贵用那样平淡的语气讲述着他凄凉又充满苦难的一生。他经历了家道中落、儿女双亡、贤妻去世等一个个悲剧,但是一切的一切都由他自己“波澜不惊”地讲述给了读者听。刹那之间,那痛彻心扉的感觉终究化为了夕阳西下之际福贵与老牛平淡的生活。

余华与《活着》

余华曾言:“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只有内心才会真是告诉他,他的自私和高尚是多么突出。”在听到美国民歌《老黑奴》之后,余华写下了《活着》。

“最初的时候我是用旁观者的角度来写作福贵的一生,可是困难重重,我的写作难以为继;有一天我突然从第一人称的角度出发,让福贵出来讲述自己的生活,于是奇迹出现了,同样的构思,用第三人称的方式写作时无法前进,用第一人称的方式写作后竟然没有任何阻挡,我十分顺利地写完了《活着》。”余华如是说。第一人称的写作让小说的冲击性与情感共鸣性都大大增强,我们仿佛置身其中,听着一个受尽了苦难的老人面对面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活着》讲述人如何去承受巨大的苦难,就像千钧一发,让一根头发去承受三万斤的重量,它没有断,《活着》讲述了眼泪的丰富和宽广,讲述了绝望的不存在,讲述了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一根头发承受三万斤重量,就像福贵一个人承受着一生的苦难。但是“绝望不存在”,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永远也没有出现,福贵在经历了大风大浪之后仍然顽强地活了下来,正如岩石夹缝中生长起来的野草。小说没有任何华美的辞藻,有的只是口语化的表达与真切的人物经历。但是福贵顽强的生命力就这样跃然纸上,引人深思。

啊.jpg

图源网络


活着,就好

不知怎的,在读《活着》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老舍在《骆驼祥子》里的一句话“有些人仅仅是为了活着,就花光了全部的力气。”可惜的是,《活着》中的很多人即使花光了力气,也没能活下来。那样温柔的家珍,那样勤劳的凤霞,那样善良的二喜,那样懂事的有庆,他们一个一个地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我不会忘记软骨病的家珍硬撑着到庄稼地里干着农活,一直到扑通一声摊在地上;我不会忘记有庆这样活蹦乱跳的一个小男孩竟然因为抽血失血过多而死;我不会忘记终于遇见了幸福的凤霞却在生产时大出血死去……《活着》,描写最多的却是死亡。

有人说,悲剧的含义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从这个意义上讲,《活着》是一个悲剧。但不同于其他悲剧,《活着》中总让人觉得孕育着希望。从纨绔子弟到为了活着而拼命的福贵身上,我分明看到了那种生机勃勃的欲望与希望。“鸡养大了变成鹅,鹅养大了变成羊,羊养大了又变成牛,日子还得好好过下去。”就算穷困潦倒,就算朝不保夕,福贵也相信一切都会有好起来的那一天。所以即使经历了至亲至爱的人的离去,他也依旧在老牛的陪伴下活了下来。

在最后,“炊烟在农舍的屋顶袅袅升起,女人吆喝孩子的声音此起彼伏”。最普通的场景,在这无数悲剧的后面展开却有最动人的力量。所有的悲剧与痛苦都化作雨滴滴入大海,溅起了层层涟漪,但是倏忽之间海就回归了平静,只有岁月记录了曾经的暴雨倾盆与惊涛骇浪。

张爱玲曾经说过“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的行云流水。但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山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经历了重重磨难,福贵终于明白活着的意义。书中到最后也没有给福贵一个很幸福很圆满的结局,但是一切尽在不言中。很多时候我们明白,活着,就好。

所以当我合上书本面对学习之路上的困惑时,当我面对挫折与挑战时,我总会想起福贵,想起他的顽强与坚韧,想起那个历经挫折又重新站起来的“巨人”。每想到这里,我总会微微一笑,对这些生活中的插曲泰然处之。

因为我懂得,活着,好好地活着,便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


[通讯员:吕皓月]
[指导教师:陈勇]
[责任编辑:刘鹏]
“最初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不得不走。”一个老人讲述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