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号   |  
【心理美文】“白日梦”随想,继续爱与被爱吧!
渤海大学 刘宸溪2021-10-12
字号:AAA
相信吗?白天也是会做梦的。用浪漫主义的话说,就像是坐上了哆啦A梦的时光机;用现实主义的话讲,历史总是那样的相似。

相信吗?白天也是会做梦的。用浪漫主义的话说,就像是坐上了哆啦A梦的时光机;用现实主义的话讲,历史总是那样的相似。

从被帮助的学妹变成新生口中一遍又一遍感谢着的学姐,我的大学生活,转眼间,已经一年了。

看到门口那些护送了孩子十八年的家长,他们的脚步被拦在了门外,但他们的眼神,是独独打在孩子身上的追光,他们的心,也是独独挂在孩子身上的。那个父亲紧抓着那个泪流满面的母亲,把她向外拉、向外拽、向外扯,可仿佛越拉、越拽、越扯,母亲就越舍不得孩子,嘴里的那句:“到了寝室记得打电话!照顾好自己!”叫得也愈发大声。

图.jpg

原来,天下的父母都一样。我那时的新生报到,妈妈抱着不足满月的妹妹也要把我送到楼下,爸爸陪我坐上了从山东到锦州的高铁。当爸爸把行李搬到寝室,当爸爸帮我把床铺好,当爸爸把衣架帮我搭好,当爸爸陪我去食堂学会了用校园卡……一切都被安排妥当,“你快回去吧”快要脱空而出时,爸爸却拿起了他的茶杯,去冲了一杯热茶,不紧不慢的坐在了寝室的凳子上:“喝完这杯茶我就走。”结果,这一杯茶在他的絮絮叨叨,各处担心下,足足喝了几个小时。当时只觉得烦,可当我看到新一轮的不舍再次上演时,我好希望,每个爸爸手里的那杯茶都可以凉得慢一些,喝得慢一些。

9月9日是我最后一次过以“1”开头的生日了,每年生日这天,我都会写很长很长的手账,结局大体都会归于“去更大的世界,坚持梦想”。可今年,当我总结完这一岁的酸甜苦辣后,竟在手账本上留下了一句“少和爸妈吵架,多回家”。

还记得那个刚刚高考完的少年,曾豪言要出走八万里,展翅在属于自己的高空,如今仅一年,这个少年经历了狂风暴雨,也曾徜徉在风和日丽的天气,开始在无力中回望家的方向,也无数次告诉自己功德圆满才是不辜负自己、不辜负故乡。

翻开去年的生日手账,我找到了那年自己想要去的远方,一路披荆斩棘,收获赞美,收获芬芳。那年,喜欢的青年作家张皓宸举行了第一次的个人画展《流浪的树》,“那独自流浪的树呀,孑然一身,如此孤勇。那份孤独与温暖,那种挣扎与自洽,随风流浪,宽慰包容,神秘探寻,释然安然。就那么一瞬间,流进心底,给所有孤独注解,给所有执念释然,给所有挣扎安慰,原来,一个人不孤独,孤独是一种安全感。”想想,在外的一年,我不就是那棵流浪的树吗?面对孤独、适应孤独、学习孤独、享受孤独。现在的我相信,即使处于生活的风暴之中,家的地心引力也从不会让我偏航。

2.jpg

或许,我真的是个爱做“白日梦”的孩子吧,新学期的一风一叶,一处一景,在我的梦中,就像是重新抚摸旧时时间的肌肤,就像再次为那被久久珍藏在水晶中的旧日心情驻足,它一直在告诉我:我们正在被用力的爱着,我们应当也用力的爱着。

[通讯员:张佳颖]
[指导教师:战涛]
[责任编辑:杨虹]
相信吗?白天也是会做梦的。用浪漫主义的话说,就像是坐上了哆啦A梦的时光机;用现实主义的话讲,历史总是那样的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