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美文】朝花夕拾之时 举目远望之刻
原创 广东技术师范大学 谭子烁2022-11-10
字号:AAA
升入大学,褪去稚嫩,同时不能忘记那些在夕阳下的人,那些给我们留下无法抹去记忆的人,那些给我们在生活各方面上过课的人。

不曾想到,历经十余年寒窗,领略十余载秋冬春夏,而今要诚挚地回忆起我时间齿轮上的印记。我想,无论身处何地,无论生逢何时,我站在迎接未来的大门前,准会回想起那些早已镌刻在心中的遥远的下午。


对于一个小时就痴迷于游戏的我来说,视力差侵袭着我的童年。面对小学数学老师的提问,我只能装着眼睛死盯黑板,幼小的心脏以他最大程度跳动,却只能期盼同桌的答案,所幸在课后询问老师次数较为频繁,小升初的考试倒也取得不错的成绩。

就在这小时根本不觉得煎熬的过程中,进入初中,直到那一刻,大抵是玩够了,便觉视力差的烦恼,上课时“惶惶终日”,下课后竟觉“幸免于难”,不久,眼镜便成了我的挚友。只不过,它让我看清的,还有一些我今日才知晓的事物。我记住了中学的日落黄昏,高中的人间黎明,初中那位女同学的青涩脸颊,高中那张硬床板上的微弱灯光。

可,我还记住了小学的什么呢?陌生的同学,朦胧的放学,模糊的小卖部,这些总和还不及初中记忆的万分之一,不必说大脑发育完全与否,令自己真的觉得开心的事情,不需经过年龄的同意。我才顿悟,小学里的模糊,是我这十余年里最神秘的时光,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要探究到底才收场,那些可望而不可即的,或许才是我们的心之所向,以至于我们要素履以往。怀揣着以往算不上遗憾的遗憾,努力记录我们当下,便是对过往最美的升华。


在大学前,我一直是一只牛羊,混在队伍之中,追溪水而居,随野草而食。我似乎觉得,大多数人在做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与大多数人有共同话题就是没错的。

初中时我愿意跟性格相投的同学不管不顾的大笑,但同时,我也会跟随大多数人想做的事情而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尽管如此,除了与同学有了更多的话题,我的初中生活也似乎多了些经历。

但,这是我想要的吗?我会因为喜欢的女生在旁边而不敢做自己的事情,只能跟随众人向某一事情一起蜂拥而至,时不时只能偷偷将目光移至她的所在处。我不敢,就像牛羊,就像被拴住了绳子的牛羊,就像被拴住了绳子还屈从的牛羊。

慕然回首,才觉鲁迅先生“猛兽总是独行,牛羊才成群结队”此话的真谛,我太喜欢跟随大部分人的脚步了,在今日快节奏的生活中,我们习惯了匆匆,我们总是在还没有定好目标的时候就被大部分人匆匆的脚步所吸引,于是我们也挽起裤脚,带上我们也不知道数量的干粮,走向我们也不知道通向哪里的路。

可是,我们也有自己的暂停键,只是一时忘记去用。《文化苦旅》中提到,“人生如果仅去追求两点一线的一帆风顺,生命也就失去了存在的魅力”,我总以为融入大多数才是最优解,渴望在大多数中找到心里的平衡,现在才明了,明确自己的目标,清楚自己的想要,才可以低头赶路,敬事如仪,在心灵深处,与自己和解,遇到自己的钟子期。


从小以来,由于成长环境和家庭环境的影响,我的性格更偏向于内敛,同时,加上有一个很优秀的儿时玩伴,我又多了好胜心和竞争的心态。

又正是因为有优秀的玩伴,随着升学的压力,我变得自卑。小学,我们成绩不相上下;初中,我们有了差距,时而名次高低互换;高中,他在成绩方面远在我之上。因为我的好胜,更因为我们是邻居,我更想与他并列,甚至是打败他,不管是哪方面。在高中阶段,因为他的高中比我好,在他面前我显得自卑,在跟他聊天时,他拥有自我意识的谈吐以及幽默风趣的性格,更显得微不足道。就这样,在他面前我只能装作淡然哑笑,好似孙少平进黄原揽工,卑微的拿着铺盖卷,等着包工头的叫唤。

这时,我们是孙少平和孙少安。

这种情况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影响渐渐扩大,我开始觉得我成绩差,样貌不出众,无半滴墨水在肚,体能不强,声音不富有磁性。这种现象在高考后达到顶峰,他去了一所985。因此整个暑假在他面前我感觉自己犹如蝼蚁。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一天晚上我例行从图书馆走回宿舍的路上,一位女生要了我的微信,在之后的交谈中,得知她觉得我学习认真,样子好看,才“唐突”要微信。在礼貌的拒绝她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差,我引以为傲的学习能力是不低的,我的样子是没有那么不堪的,我试着找回自信。我参加“挑战杯”比赛,阅读了最令我震撼的书籍《文化苦旅》。

此刻,我们是撒贝宁和遇见了倪萍的尼格买提。

那天晚上,是一个陌生的女生给了在低谷的我一点自信,在大学的学习过程中,我更加意识到,“苦乐全凭自己判断,这和客观的环境并不一定有直接关系,正如一个不爱珠宝的女人,即使置身在及其虚荣的环境,也不伤她的自尊。拥有万卷书的穷书生,并不想去和百万富翁交换钻石或股票。满足田园生活的人也并不艳羡任何学者的荣誉头衔或高官厚禄。”各花各有各花香,晚开的花,迟来的香气,也足以沁人心扉。


有幸,在百万的马蹄声中经历了扬鞭和奋蹄,跨过狭窄独木桥。尽管其中有太多的不甘和后悔,但是啊,“头上包着红纱巾的惠英,胸前飘着红领巾的明明,以及脖颈里响着铜铃铛的小狗”依然在推动我继续生活,继续过好生活。

一年前,我还是个提前一个月开学的高三学生,我是高考队伍的一员,原本以为很遥远的事情终于在假装不紧张的心情下发生。“百二秦川”“三千越甲”在教学楼前挂了一年;羽毛球在周五下午的空中徘徊了一年;周末家长集中送饭的地方人满为患了一年;我在太阳的直射下,汗水滴落在地,扛起了高考。

“考试时间结束,请考生立即停笔

如梦似幻般的,高考早已离我远去,我升入大学,过着与高三完全不同的生活。原来一切早已尘埃落定,前途还在自己手中,我期待着下一次更加光芒的金榜题名,与这次争相辉映。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老人和牛渐渐远去,我听到老人粗哑的令人感动的嗓音在远处传来,他的歌声在空旷的傍晚像风一样飘逸,老人唱道——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微信图片_20221016221750.jpg

[责任编辑:心理实习生1(实习),刘鹏,杨虹]
升入大学,褪去稚嫩,同时不能忘记那些在夕阳下的人,那些给我们留下无法抹去记忆的人,那些给我们在生活各方面上过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