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悦读汇
我们相遇在春天 | 中南小食单
原创 中南大学 中南小团子2022-04-08
字号:AAA
生命的绿色,裹挟着新生,新鲜,新力量,冲破寒冬的桎梏,萌发属于我们的新故事。

当春天发出召唤,蓬勃的生命力已然迸发出新的脉搏。

生命的绿色,裹挟着新生,新鲜,新力量。

冲破寒冬的桎梏,萌发属于我们的新故事。

 

《种子的信仰》

9.jpg

幼苗,花朵,一切新生之物都热忱地追慕着灼热的太阳,数亿年来的优胜劣汰早已将寻光的基因深深地刻入了植物的遗传法则。生活在钢铁丛林中,我们如同一颗颗坚硬的果实,社会契约所带来的压力将我们心中的种子层层封闭。

那么,我们要如何让内心的种子萌发,让它去追寻光芒呢?不妨让我们来看看梭罗给出的答案。

1847年,梭罗结束了他长达两年的瓦尔登湖自己自足的隐居生活。尽管面临着物质的匮乏,但在与自然的磨合中,在四季的更迭中,他逐渐在瞬息万变的物候中参悟了生活的本样——简单。

他发现,对物质的过分渴求反而会束缚我们的思想,过于丰盈的享受也会削弱对快乐的感知。因此,即使重返故乡康拉德镇,他依然醉心于奇巧精妙的自然界,而不是重新陷入繁复社交之桎梏。他阅读田野与森林的语言,从一颗油松开始,渐渐蔓延到白桦、红枫、黑白柳絮的故事。

他找到一片伟大的森林与一枚松果的关联,时间在这其中展现了其威严与魔力。在书中,梭罗写道:“认为这些森林系‘自然发生’的想法是种庸俗偏见,但科学知道,这些不是突发的新创造,而是依循既有法则的持续发展,它们是起自种子——源自仍持续不断的运作之中,即便我们或许并未意识到它的运作。”世间奇伟瑰怪之观,雄奇壮阔之事,无不源于时间的沉淀。

而在欣赏春樱桃传播种子时的妙法时,他联想到“只有王子才可以让人把他们的樱桃布丁去核,他们的生活也就更加奢侈,无用。也许他们希望可以通过不定期地前呼后拥的种树来弥补这一切。”他对过分讲究的奢靡生活进行了讽刺,暗示其画蛇添足反而违背了自然的本意。

人类虽自诩为万物之灵长,却终究是自然的造物。种子只有回到土壤亲切的怀抱中才能萌发生机,茁壮成长,我们也不例外。万物有灵且美,在每天完成任务之后,不妨卸下负担,走进自然,让烦恼随轻风消散,看看那一草一木、一鱼一虫是如何迎接春天的

相信我们都能找到自己的答案,彼时,我们内心的种子想必也早已迎光萌发了吧。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10.jpg

光明,一个令人神往的词语,拥有了光明,就能拥有一切美好的事物。“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我一定会这么度过三天,当然,这只是假如,但我也会珍惜这一点一滴、分分秒秒的光明。”

海伦·凯勒,这位自幼仅仅拥有18个月光明的可怜人曾经一度为生活绝望。就在她整日暴躁几近癫狂的时候,她的老师安妮·莎莉文来到了她身边,带她领略了万千世界。用带着水的冰凉的手,在她的手掌拼写出“water”这个单词,让她感受到了水的灵动。

就好像是阳关照耀在了泥土中,让种子萌发出新芽。安妮老师带着她了解这个世界,教她说话,告诉她世界上的温暖,用心灵的钥匙打开了她的心扉,她也在用心感受着这个温暖的世界。

三天光明,在其他人看来似乎微不足道,但海伦却倍加珍惜。她虽然没有视力,但是她对景物作了细腻的描述,广袤的绿色田野、蔚蓝的天空、葱郁的树木、争奇斗艳的花丛我们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一个盲人之笔,真挚强烈的情感在对大自然的描述中缓缓流出。

如果她有三天光明时间的话,她第一天要长久地凝视莎莉文老师的面容,第二天要去看一看由黑夜变成白天的激动人心的奇观,第三天她要周游纽约城,而这不过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能做的最平凡的事情。

生的旅途短暂而又漫长,旅途中的我们总是会遇到那么一些人。他们不求回报的帮助我们给予我们恩惠,让我们的希望萌发。生养我们的父母亲,教育的老师们,陪伴着我们的朋友们……他们是我们人生路上不能抛下的行囊,是给予种子温暖的泥土。

我想总有一天,由萌发成长为参天大树的我会背着行囊,回到那些爱我的人身边,用自己微弱的温度温暖他们的心。

 

《夜晚的潜水艇》

 11.jpg

“我的脑袋像伸出了千条藤蔓,遇到什么就缠上去,缠得密密实实的,还要在上面旋转着开出一朵小花。”陈春成用浪漫主义的笔触,高擎自由之旗帜,引导无数想象的新芽破土而生。

开篇即是一个遥远的故事,上世纪、欧洲、海洋……陈春成赋予这些本就有故事的词汇以联系,博尔赫兹、硬币、澳洲富商与潜水艇的不解之缘由此在他笔下徐徐展开。那富商没有来由地开始崇拜诗人博尔赫兹,建造了一架潜水艇,只为寻找博尔赫兹抛入深海的一枚硬币,而那潜水艇同样没有来由地,消失在深海。

随后,陈春成笔尖的距离感倏地消散,新奇感陡然而生。他忽而回归当下,去讲述一个中国孩子的成长故事,颇为真实,却又迷离难测。

孩子叫陈透纳,常见的东方姓氏与享誉西方的名字相结合,又隐含这传统教育模式与理想追求的斗争。(约瑟夫·马洛德·威廉·透纳,英国最伟大的浪漫主义风景画家,水彩画家和版画家。)

孩童时期,陈透纳想象力如野草疯长,他造了一艘潜水艇,任它在脑海浮浮沉沉,他也因此沉溺于山水画的水墨之间。他的想象力锋芒外露,但在世俗的目光中,旁人只见得他的专注力被想象力一点一点侵蚀,便不顾一切地压抑那破土而生的想象力。

日子疯长着,思绪却被苦苦囚禁,潜水艇与曾经的想象力脱离,只留下同周围人别无二致的常态。可故事的最后,孩子在海滩拾起锈蚀的金属,似乎又是那潜水艇的影子。

那斗争,依旧在继续。那新芽,依旧在萌发。

 

《双城记》

 12.jpg

那是个黑暗的年代,腐朽的王朝依然辐射着它最后的余晖,为了反抗暴政而产生的革命却产生了新的暴政。然而,不管在多么黑暗的年代,爱的种子最终都会萌发。

《双城记》塑造了许多经典的人物形象,但其中给读者们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西德尼·卡尔顿。他是个落魄的律师,明明才华超群,却自甘颓废,给一个才华远不如自己的律师做助手。

他爱上了露西,却不愿去追求她,只把爱藏在心里,可他愿意牺牲自己去营救自己的情敌,只为了露西。卡尔顿的存在,正体现了《双城记》一书的主题爱与人道主义,不管在多么黑暗的社会环境下,善的种子都会萌发。

《双城记》的基调是黑暗的,这点无从否认,从开头到结尾,都有一种阴森的气氛。但就是因为基调黑暗,人性的光辉才更加耀眼。从马奈特医生到卡尔顿,他们曾迷惘过,也恐惧过,但最终还是会向着自己的本心而去,追求人世间的爱与美,就算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不在乎。

无论是怎样的时代,只要善的种子尚在,就终会萌发。

 

制作 图片 | 中南大学图书馆

校对 | 孙美哲

审核 | 向美玲 宋云飞

[责任编辑:刘鹏]
生命的绿色,裹挟着新生,新鲜,新力量,冲破寒冬的桎梏,萌发属于我们的新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