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书事儿
若已将心向明月,何妨明月照沟渠
原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方羽馨2022-04-08
字号:AAA
若觉前路渺茫,不妨停步回望。收拾心绪,继续向前。

正逢佳节,随母亲在县城过完年后,一路风尘仆仆赶回了乡下。而这里的人儿,大多热情。

母亲的朋友确是很热情的,连着几天都力邀我们前去吃饭,说是有新杀的鹅和香脆的锅巴;我的旧友也是如此,询问我开学日期后,小雨刚停便火急火燎规划了出去玩的计划。

天色初霁,头顶仅余几缕云霾久久不愿离去,任由阳光撕裂他们的躯体倾泻下来。电瓶车驶在路上,远处的青山连成一线,冬日的冷风嬉笑着从耳边钻过,告诉你远方的故事。我裹紧了衣领,却听得他的声音:“……最近游戏都没啥意思了。”我楞了楞,呆呆地回应了一个“嗯”,思绪早已溯时间而去。

游戏,这是对我来说算的上非常熟悉的词。从小到大,它承载了我无数的梦想与感情。小时候与朋友自创游戏:斗蚂蚱、抓人、过家家,那时是有无边辽阔的想象与激情。再后来,接触了电脑、手机。从宠物养成游戏到射击枪战再到王者荣耀这样的手游,一代代更迭、延续。

游戏.jpg

(与伙伴一起玩游戏的乐趣)

但不知何时,玩游戏没有了当初的兴致,成为了打发无聊时间的手段。有人陪伴欢笑的时间过去后,孑然一身成为比之前厉害的游戏玩家,也失了几分乐趣。

所以当我过年时看到出于我当年那个年纪的孩子与朋友嬉笑玩乐时,某羡慕与惆怅相交织的情绪会在我的心中破土发芽,然后慢慢褪去。在那瞬间我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句话“那不是我的月亮,但有一刻月光确实照在了我的身上”。

高明在《琵琶记》中写到,“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我们的感受于时间与岁月而言,恰是如此。一个人无法拥有永恒的光阴,逝去无可挽回,只空余嗟叹声声。那些孩子正在经历的,是我已经被时间带走的、无法再来的“游戏”的乐趣;而我正在经历的,又是以后无法企及的求学之乐。

继续向前.jpg

(收拾心绪,继续向前)

未觉池塘春草绿,阶前梧叶又秋声”,岁月匆匆而逝,不待你我反应便已呼啸向前。停留原地唉声叹气自是不可取之道,我们能做的是马不停蹄继续赶往下一个终点,途中的明月清光微洒,便是不能拥有也不必惋惜。毕竟,若已将心向明月,何妨明月照沟渠。


[责任编辑:刘鹏]
若觉前路渺茫,不妨停步回望。收拾心绪,继续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