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书事儿
成戏走上台,开卷沾风尘
原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马秋颖2021-12-13
字号:AAA
书成戏,走上台,化作影像,飞入百姓家;沾上风尘,得褒贬点评;两面花开,又一经典传千年。

书,可以怎样读?一杯香茗,一灯如豆,一低头书生,或是一座台,一群角,一出戏,一众看官。当书籍被搬上荧幕,于书而言,是一场奇幻之旅,于读者而言,是一种别样体验。

书成戏,高低参差难成趣。都道是:“世间好物不长久,彩云易散琉璃脆。”书文的影视化,考验编剧,考验导演,考验演员。对于故事的演进,书是静水细流,曲折处现激流;戏则是悬泉瀑布,步步见功力,隐秘中暗藏玄机。对于词句的雕琢,书是独白与对话并举,戏则是对话与场景共生。景、情、事皆从文出,又需要导演、编剧的合理想象、二次创作加以配合,如果不具有长袖善舞的能力与深厚的专业功力,就难成美谈。著名编剧、制作人刘和平就是一位改书成戏的大家,在刘和平的剧本里,每一个字都经过了周密的思考、布局、安排与设计。他改编自不同作家的作品《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北平无战事》等均斩获了影视大奖,做到了剧与书的彼此成就。

pexels-tima-miroshnichenko-5662857.jpg


演员在改编剧中是书籍角色的直观诠释者,一举一动虽未有文字规定,也应独展角色特色;一颦一笑虽无文书教条,也需合乎文学安排。书能够遇到一个好的剧组班子,就如伯牙喜识高山流水;好书若入庸人手,只会是光彩散尽,灵秀反成愚木。

书成戏,风尘裹挟中辨真金。能够进入影视圈子的书本身就具有高度吸引人的剧情、精彩的对话,但随着书成为影视作品,评论家与观众在观剧的同时,也在更为深入与广泛地思考着情节的合理性,评判着作品的思想内核。在影视剧基本符合原著的前提下,观众将这部剧定义为口水剧、文艺剧,还是经典,其真实收视率或票房是名列前茅还是尴尬扑街,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书的艺术水准和价值水平。余华的《活着》、陈忠实的的《白鹿原》等,无论是书还是影视作品,都深得受众喜爱。

微信图片_20211115181327.jpg


书成戏,阳春白雪入俗世。从古至今,无论是古代的戏剧,还是当下的影视剧,其受众群体都多于热衷读原著的知识群体。原书的冗长复杂让许多人望而却步,而改变后的作品添上了真实可视化的动作情景,降低了阅读的难度,趣味性也大大提高。从另一个角度看,一本书在同一时刻、同一空间仅有一个人阅读,所感所思仅由一人发出,但影视作品用媒体实现观众的互联,通过弹幕、评论等增强共鸣,引人入胜。四大名著的翻红正体现了这一点。

成戏走上台,开卷沾风尘。书成戏,走上台,化作影像,飞入百姓家;沾上风尘,得褒贬点评;两面花开,又一经典传千年。


[责任编辑:刘鹏]
书成戏,走上台,化作影像,飞入百姓家;沾上风尘,得褒贬点评;两面花开,又一经典传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