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大家导读
提笔书末世,点灯照山河
原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马秋颖2021-12-16
字号:AAA
短词长词,与长卿东坡比肩;曲曲经典,照亮苦涩的人生一段,点亮飘零的山河一角。

生逢乱世,流离一生;生平不详,唯文不灭。你是“竹山先生”,还是“樱桃进士”?你是破碎山河的见证者,亦是大宋末年的隐士;你是颇负盛名的“宋末四大家”,亦是词之盛世的独行者。短词长词,与长卿东坡比肩;曲曲经典,照亮苦涩的人生一段,点亮飘零的山河一角。

竹山词,兼具婉约派的清丽典雅与豪放派的灵逸流畅,兼具隐士的洒脱与民族的忠贞。各风格驾轻就熟,各品类兼容并包,展中华文化包容品性;根植大宋土壤,不离家国之悲,尽显中华儿女爱国本色;在低沉抑郁的世间,又闯出几片乐观向上的天地,展中华精神积极基调。以一国家欣欣向荣时的青年视角读蒋捷,我希望我们大学生在读他格调妙笔的同时,更能从蒋词中体会遗民苦泪、乐观心态。


屏幕截图 2021-12-07 094507.png


目睹国亡,蒋捷客舟听雨,“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不掩离愁别恨;元夕再至,往日“蕙花香也,雪晴池馆如画”,今朝“心懒意怯,羞与蛾儿争耍”,全因境遇转变;元军攻陷临安,昔时“家人软语灯边,笑涡红透”,今日“万叠城头哀怨角,吹落霜花满袖”;闲敲棋子,也思“彩扇红牙今都在,恨无人,解听开元曲”。旧家风景,今成闲话;旧时吾国,今改名号。初闻都城已破,是“望断乡关知何处”;时时念国悲,是“相看只有山如旧。叹浮云、本是无心,也成苍狗”。

悲凉浮沉,蒋捷仍能看到怡人景象、明媚生活。窗纱现人影,他人来折花。妇人深爱花,不愿花遭折。又觉折花人,定爱花之美,便言:“檐牙,枝最佳。折时高折些”,并教插花道:“须插向、鬓边斜”;路上卖花人,穿街走巷,小担挑起一季春色,帘外声声叫卖,帘里“问道买梅花。买桃花”。普通的场景,奇趣的故事,通俗的语言,使蒋捷未泯的童趣跃然纸上,引今人一笑,再想其经历,更令人敬佩。


屏幕截图 2021-12-07 094531.png


蒋捷之词,流传至今的不过二十左右,蒋捷的人生简介,除去“经历宋亡”,记载不过寥寥几笔,但他对中国词文的贡献不容小觑,他能够给予我们的力量不容忽视。竹山先生,樱桃进士,提笔书末日,点灯照山河。


[责任编辑:刘鹏]
短词长词,与长卿东坡比肩;曲曲经典,照亮苦涩的人生一段,点亮飘零的山河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