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号   |  
【英雄篇】今日,我们纪念“11.27”革命烈士殉难71周年
西南大学青春缙云网络文化工作室 西南大学2020-11-27
字号:AAA
1949年11月27日,在重庆西北郊歌乐山下,解放重庆的炮声已隐隐可闻。

     

     
1949年11月27日,在重庆西北郊歌乐山下,解放重庆的炮声已隐隐可闻。蒋介石在逃离前夕,下令对关押在白公馆、渣滓洞的革命者实施集体大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11·27”大惨案。300多名革命者惨遭杀害,从此长眠在歌乐山下。      

     

     

 
在71年前的黎明
解放重庆的曙光已隐隐亮起
重庆西北郊歌乐山下
有300多名革命志士
永远地留在了那片胜利的曙光里
 
71年后的今天
让我们缓缓打开历史的卷轴
纪念为了信仰而付出生命的先烈
回望为了信念而矢志不渝的历史     



       

         

           

江竹筠(1920年-1949年)


    江竹筠是人们熟悉的歌剧《江姐》等艺术作品中的人物原型,是中国共产党地下时期重庆地区组织的重要人物。在狱中,她遭酷刑仍拒屈、拒不交出军统所要的中共地下党情报。关押一年半后,被押赴歌乐山电台岚垭刑场,行刑前她悄悄用磨尖了的筷子和棉花灰写下托孤信,然后从容赴死。              
               

“假如不幸的话,云儿就送你了,盼教以踏着父母之足迹,以建设新中国为志,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孩子们决不要娇养,粗服淡饭足矣。”



         

           

陈然(1923年-1949年)

           

    陈然是内战时期中共重庆地下市委机关报《挺进报》的负责人。他面对严酷拷打,在狱中写《我的自白书》。立于刑场,陈然曾转过身面对刽子手说:“你们有种的,正面开枪。”行刑队不敢,他们强行把陈然扭转过去,从后面开了枪。                
“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              



         

           

杨虎城(1893年-1949年)


    西安事变后,杨虎城名义上职位变动为“欧美军事考察专员”,实则被流放海外。当时正值抗战,他在海外仍积极进行抗日演讲,组织各地华侨募捐。“七七事变”爆发的第二天,将军对随行人员说:“国家处于用人之际,而身为军人,当驰骋战场。”随即竭尽全力争取回国,尽管他深知回国后可能将面对监禁。

               
“我们发动双十二事变,目的是为了抗日,今抗战已起,我岂能觍颜逍遥于国外。”              



       

         

           


黄显声(1896年-1949年)

           


    九一八事变后,黄显声毅然投身抗日,是东北义勇军的缔造者之一。他是东北军高级将领中最先接受党的领导者,于1936年8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西安事变后被蒋介石国民政府扣押。黄显声将军被囚期间,他的老部下曾四次策划,要他逃出集中营,他均未同意,因为“爱国无罪”,一旦逃跑恐遭“颠倒黑白”,甚至“罪及无辜”。


“我就是万一不测,是为张学良先生牺牲。他是为要对内和平,对外抗战。这是对得起国家人民的,是光荣的……”            



         

           


黄细亚(1928-1949)


    1948年,加入中共党组织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青年社”,开始为革命工作。黄细亚在学生时期曾参加多项学生运动,中学毕业后加入民盟,以《西南风晚报》记者为掩护,从事革命活动。她酷爱读书,忧国忧民,入狱后多次遭受言行审讯均未屈服,她为革命就义时,年仅21岁。              
               
“用你笔的斧头,去砍掉人类的痛苦!以你诗的镰刀,去收割人类的幸福。”              

    ... ...

 

从1949年9月6日至11月29日,目前有案可查的死难者总数是321人,而死于1949年“11·27”大屠杀者共计207人。他们中有我们熟知的名字,也有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的烈士。有天真稚嫩的孩童,更多的是正值双十年华的青年。


在这次大屠杀中,仅有十余人脱险,这其中就有《红岩》创作者之一的罗广斌。越狱后的罗广斌无法忘记战友们在狱中临刑前对自己的重托,他怀着无比悲愤的心情,将狱中同志们的讨论,尤其是狱中党组织的分析、总结和建议,写成了一份两万多字的《重庆党组织破坏经过和狱中情形的报告》在这个报告中的第七部分,烈士们留下了八条饱含血与泪的意见,即狱中八条”

 


         


狱中八条


一,防止领导成员腐化;

二,加强党内教育和实际斗争的锻炼;

三,不要理想主义,对上级也不要迷信;

四,注意路线问题,不要从右跳到“左”;

五,切勿轻视敌人;

六,重视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的经济、恋爱和生活作风问题;

七,严格进行整党整风;

八,惩办叛徒、特务。



           

           


重温“狱中八条”,是一次与烈士们跨越时空的对话,也是一种面向未来的警示。这是革命先烈用鲜血书写的忠诚,也是留给后人求解“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的答案之一。



 同样的年纪,不同的年代。他们为了心中的理想信念,选择将生命永远定格在71年前的那一天。作为新时代大学生的我们,有幸生于和平的年代,长于富强的中国,我们定会将这颗红色的火种深埋心中,植入基因,让不灭的信仰指引前行的方向。


英雄已逝,英魂长存。我们铭记历史,纪念英雄,传颂红岩故事,传承红岩精神。



致敬先烈!这盛世如您所愿!


[责任编辑:袁珮芸]
1949年11月27日,在重庆西北郊歌乐山下,解放重庆的炮声已隐隐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