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号   |  
希望之岛之斯皮纳龙格——《岛》
三明学院文化传播学院 欧阳慧莹2021-12-28
字号:AAA
斯皮纳龙格岛并不是“绝望”,也不是“禁忌”的代名词,它是“希望”,是“重生”的象征。

即使在那个“污秽荒凉”的不祥之地,也总能寻找到灿烂的鲜花。——“理查与茱蒂”电视读书俱乐部。



《岛》的作者是英国作家维多利亚· 希斯洛普,小说是以位于地中海之中的两个希腊岛屿——克里特岛和斯皮纳龙格岛为背景。

麻风病是古老的一种疾病,会损毁病人的身躯,甚至可能造成永久残疾,麻风病具有传染性,病人们不得不远离家人,最终只能忍受着巨大的身躯痛苦和精神痛苦而死去。

在克里特岛以北,与布拉卡隔海相望的斯皮纳龙格岛,在二战期间成为了麻风病人的集中隔离区。作者作为麻风病救济会的宣传大使,对麻风病人们怀有着深切的同情,写下了《岛》这本感人肺腑的小说。


小说主要以阿丽克西斯对母亲索菲亚尘封的过去的好奇和探索展开,叙述了这个家族的爱恨纠葛、生死悲欢的故事。他们由绝望到希望,由痛苦到光明,在坚定的意志和美好人性的灌溉下获得了新生。

玛丽亚和克里提斯是小说的主人公,玛丽亚的姐姐安娜便是阿丽克西斯的祖母。

玛丽亚是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散发着一种纯洁娴静的美丽,而安娜热情,拥有惊艳的容貌,但是却十分任性,反叛。玛丽亚的父亲吉奥吉斯是往斯皮纳龙格运送物资的渔民。玛丽亚的母亲伊莲妮是名教师,端庄、宽容、善良,但却十分不幸的在麻风病的折磨下离去。

在玛丽亚的母亲患上麻风病被送往斯皮纳龙格岛后,命运的不公让这个普通的家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安娜逐渐变得爱慕虚荣,后来与大富豪范多拉基·安德烈斯结婚了,婚后她嫉妒玛丽亚可以得到丈夫的表弟马诺里的爱而对于玛丽亚患上麻风病幸灾乐祸。心灵的空虚让她背地里与马诺里偷情。最终死于丈夫的枪下,留下了年幼的索菲亚,即阿丽克西斯的母亲。

玛丽亚一向孝顺,勤劳。她对马诺里心生情愫,却在与马诺里订婚后不久发现自己感染上了麻风病,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搬到了斯皮纳龙格岛上生活,马诺里也因此疏远了她。她在岛上积极配合治疗,并鼓励岛上的人们努力坚持下去。在岛上她遇见了克里提斯医生,经过长期的相处,两个人情投意合,在拉帕基斯和克里提斯医生的不断努力下,斯皮纳龙格岛的病人们得到了治疗,大多数人都痊愈离岛了。两人回到克里特岛后,克里提斯向玛丽亚表明了心意,最后两个人结了婚,生活在一起,并将索菲亚当作自己的女儿来抚养。



《岛》的大部分笔墨用在刻画主人公在岛上的生活,斯皮纳龙格岛虽然是麻风病人的隔离区,但是大家在岛上的生活却不像大家想象的那般糟糕和不堪。岛上的大部分人被家人和社会遗弃,但他们自力更生,建造自己居住的房子,岛上有学校,有教堂,有整齐的街道,还有他们自己创办的报刊,街道上的店铺繁多,他们偶尔也会进行娱乐活动,让自己的生活看起来与正常人无异。岛上的人们并未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他们努力的想要生活下去,配合医生进行观察治疗,两任岛主也不懈的向政府寻求帮助,捍卫岛上人民的权益,他们对生活和未来怀有希望,终于上天没有抛弃他们,他们最后得以痊愈,和家人团聚。而在二战期间,这个人们不敢踏足的地方竟也因此成为了一个“小天堂”。

《岛》刻画重点是斯皮纳龙格岛病人们与疾病抗争的精神,是医生们无私奉献的精神,是吉奥吉斯的坚守,而不是安娜和马诺里追求享乐的作为,也不是索菲亚逃避现实,隐瞒过去的退缩。作者刻画一个别样的斯皮纳龙格岛,对岛上病人们生活和坚强意志的描写,赞颂的是人性的美好。


斯皮纳龙格岛并不是“绝望”,也不是“禁忌”的代名词,它是“希望”,是“重生”的象征。


[通讯员:刘伊琦]
[指导教师:陈桐]
[责任编辑:刘鹏]
斯皮纳龙格岛并不是“绝望”,也不是“禁忌”的代名词,它是“希望”,是“重生”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