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号   |  
岁月静好,生活本味——读《浮生六记》有感
三明学院文化传播学院 詹心悦2021-11-11
字号:AAA
“一任他人情反复,世态炎凉,优游闲岁月,潇洒度时光。”不管风吹雨打,总有自己从容的生活态度。



“雪夜里,生暖炉,促足相依偎静闻雪落无痕。”这应该是人间最静谧美好的镜头了。年少不识情滋味,总幻想着拥有一场风花雪月。有女子不怨“子无良媒”,也要飞蛾扑火,有男子“且去浅斟低唱”,也不要俗世浮名。“舞衫歌扇,转眼皆非,红粉青楼,当场即幻。”沈复历经一番滚滚红尘,爱恨情仇转眼成空,挣扎过,徘徊过,最怀念的却还是陈芸那一桌家常粥菜。少年夫妻老来伴,柴米油盐虽然消逝了爱情,却也褪去了浮华,看似责怪的一声嗔骂,实则饱含着关心,你一个眼神,她便能心有灵犀得猜透。人生寻求的便是踏实。“布衣饭菜,可乐终身。”


林语堂说:芸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子。虽是深闺妇人,却女扮男装,与丈夫同游山水,开怀畅饮。从前女子规矩颇多,若说能挣脱束缚的,人们只记得花木兰的惊世骇俗,其实,如陈芸一般,绽放于一室之内,不问天下之烦恼,也未尝不是一种幸运。现代女子虽拥有了更大的舞台,烦恼却只多不少,在工作上要同男人一般努力打拼,朝九晚五,冬日寒霜,夏日骄阳,上司的任务,同事的关系,都要一一应付;回归家庭,生活开支要精打细算,家务卫生需要打理,在教养孩子上独挑大梁,一改传统的温柔,修炼成了“虎妈”。“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论长短,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岁月的痕迹刻在了她们的脸上,她们是否会羡慕陈芸的日子。





“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沈复和芸娘把日子过成了诗,虽然生活清贫,只能借住在朋友家。但她以纸糊窗,营造了一个浪漫的居所。生活需要仪式感,时常有惊喜,才不会在日复一日里煎熬。沈复虽只是个纨绔子弟,却尊重宠爱芸娘,懂得夸赞欣赏妻子的美丽,能够包容宠爱妻子的爱好。然而在婚姻中,芸娘要面对的不止是丈夫,芸娘的婆婆因她的家境败落而不满,从此埋下了隐患,芸娘有才,沈复的父亲将两边书信来往之事交给芸娘,但她的婆婆认为芸娘会颠倒是非,很不信任,私自拆开了书信,不料,有次芸娘在信中写了对婆婆公公的称呼,惹得婆婆不满,在沈复父亲面前使劲的挑唆,也让沈复父亲对芸娘很不满,再后来,诸多事情本都与芸娘无关,但却诬陷在她身上,一家人生了嫌隙,后又因为丈夫纳妾之事而郁结终生。归根结底是芸娘的过度善良造成了局面不可挽回。人性很复杂,有时并不是你温柔至极,别人就会感恩你,无底线地妥协与讨好,反而会让别人更加忽视与轻视你,只有及时维护自己的权益,亮明自己的态度,才能得到真正的尊重。所以,做事有底线,有原则,方是立身之本。



女人在婆家的地位,是自己挣来的,也是丈夫奉上的。丈夫是女人与婆家唯一的联系,可以说,丈夫的态度左右了婆家对女人的态度,如果遇上一个软弱又拎不清的丈夫,那么女人在婆家的地位也会岌岌可危。《浮生六记》中的沈复是一个满腹才情的男人,但也是一个拎不清的丈夫。芸娘被公婆误会时,他选择沉默,后来他寻花问柳,让芸娘被公婆责问时,他也没有站出来澄清。原本,他该是公婆与芸娘之间的梯子,后来才发现,他在这段关系中永远置身事外。纵然诗情画意、琴瑟相对,也无法弥补。丈夫不谙世事,白头到老必是难事;生活需要我们认真经营,经营得好,才有琴棋书画诗酒花,不然就只会是操心不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一任他人情反复,世态炎凉,优游闲岁月,潇洒度时光。”不管风吹雨打,总有自己从容的生活态度。人生只有体会过才真正有意义,木心曾经说过:“人生最好的状态就是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生活再匆忙,再仓促,也总会有沉淀下来的时候,留给我们一丝的空闲去回忆生活的美丽。岁月静好,方是生活本味。


[通讯员:林丽红]
[指导教师:陈桐]
[责任编辑:刘鹏]
“一任他人情反复,世态炎凉,优游闲岁月,潇洒度时光。”不管风吹雨打,总有自己从容的生活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