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号   |  
用尽全力过着平凡的一生
齐齐哈尔大学 郑亚楠2022-01-11
字号:AAA
上帝的磨盘转动很慢,但是却磨得很细。
月亮与六便士

献给所有迷失在梦想与现实之间的追梦者,愿你们在满地的六便士中也能抬头望到月亮。

——题记


谈到梦想,我们总会尽己所能地用一切美好的词汇描绘它,赞美它,哪怕是顽皮,吵闹,叛逆,对学习毫无兴趣的孩子,眼里也会绽放出一瞬的光芒。而梦想,在世人眼里,也总是与青春、年少联系在一起的,似乎在人们眼里,拥有青春的我们,无论是出类拔萃,还是资质平平,总有追梦的权力,而一旦进入社会,告别了懵懂的青春,告别了年少的我们,就好像永远地失去了拥有梦想的自由。

如果你十六岁,做着一个不切实际,异想天开的梦,哪怕你完全没有能力实现它,得到的也总会是支持与鼓励;而如果你三十六岁,四十六岁,还有一个与你现在的生活毫无联系,甚至背道而驰的梦想,那么你得到的只能是家人的不解与责怪,朋友的奚落与世人的嘲讽。

3a30cada5d20d481b75d63976a6dd0b.jpg

梦想与现实总是存在巨大的鸿沟。

然而世间有哪一条明文定律指出了中年人不能追求自己的梦想呢?接下来我要给你讲的便是一个关于梦想与现实的故事,题材或许老套,但是这个故事却一遍遍激励着我勇敢地追寻梦想。

故事的主人公斯特里克兰原本是一个生活富足的证券经纪人,拥有一个平凡的家庭,过着再平凡不过的生活。然而这个在妻子口中“忠厚老实,索然无味”的男人竟然在不惑之年为了内心隐秘的绘画梦想,抛妻弃子,奔赴巴黎学画画。在异国他乡,他穷困潦倒,郁郁不得志,所创之作无人欣赏。而在经历种种遭遇之后,他在如伊甸园般的世界里创作出一系列不朽之作,却在临死前让妻子烧掉了他最后一幅作品。

毫无疑问,这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正面形象,他自私,冷漠,抛妻弃子,内心偏执,道德意识淡薄,是一个世俗中不仁不义的冷血之徒。然而却是这样一个人,做了并且做成了绝大多数人永远都不敢做,甚至不敢想的事情。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艺术与生活的矛盾,社会与自我的摩擦,感情与理智的反差,在书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而斯特里克兰望尘莫及的精神需求,超凡意志创作力和创作激情更是他敢于追梦,梦想成真的重要因素。

在书中,作者提出了两个发人深省的问题:难道做自己想做的事,生活在让你感到舒服的环境里,让你的内心得到安宁是糟践自己吗?拿到成为上万英镑的外科医生,娶得如花美眷就算成功吗?这个拷问人生终极意义的难题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这是理想与现实的距离,是月亮与六便士的对立。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

c957e65cabb0d0b71376559d0ecb5d5.jpg

人们常说,“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确实,在这个冷漠的现实世界里,能够实现梦想的人寥寥无几。我们中的大多数为了眼前的安危牺牲了理想,面对残酷的现实不敢放手一搏。在所谓的成熟的思想观念里小心衡量着每一个利弊,不敢挑战,不愿吃苦,不敢承受每一次大胆尝试所带来的风险。我们生活得体面而庸碌,我们的决定温和而平庸。我们没有斯特里克兰的才气,也失去了一个追梦人的一腔孤勇。

加缪说:“只要我能拥抱世界,那拥抱得笨拙点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能勇敢追梦,那他人的不解与嘲讽又何须在意?所有的风言风语不过是他人对你的羡慕与嫉妒。

斯特里克兰是被上帝选中的人,上帝通过他的手让世人看到美。

“有时候,我想去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孤岛,在那里,我可以住在无人知晓的山谷中,四周不知名的树木环绕,寂静无声。在那儿,我想我可以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图片来源:网络



[通讯员:郑亚楠]
[指导教师:林浩]
[责任编辑:刘鹏]
上帝的磨盘转动很慢,但是却磨得很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