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润泽书窗|苏东坡真的如此完美吗

原创 来源:南师学工 作者:南师学工 2021-04-07
【导读】林语堂先生写苏东坡字里行间中都充满着对东坡先生的仰慕与追随,借苏东坡的形象传递出了自己的精神境界。

栏目引言

润泽二字,意指以雨露滋润,使其不干枯。人亦如草木,倘若精神世界经常未得书香诗意浸润,则如贫瘠荒漠,干渴空洞。每本书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和灵魂,而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好的作者把书当成了镜子,把对书的解读、品味都交给了芸芸读者。一本好书流传成为经典,离不开每个读者被这本书润泽灵魂的记忆。

关于书的记忆,有些在于书的内容本身,有些在于人读书时的一段场景。场景或是当时遇到的、想到的现实中的人、物、事、景,或是有时读书读得入迷了,竟将书里书外融为一体,恍恍惚惚间仿佛自己就是书中的人物,这样身临其境的奇妙感觉时隔多年都在脑海里挥散不去,每每忆起,都带有当时读书的情愫和意境。所以,和书有关的记忆是否也代表了你的初心和本真?是否代表了人生某一阶段的感悟和憧憬?希望通过这一扇小小的书窗,能重新唤起你对书的记忆,一起来重温那些年,那些书,那些人和事,延续对读书的热爱,用书香润泽你的灵魂。



本期导读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苏轼《记承天寺夜游》



林语堂先生写苏东坡如同当今粉丝看待自己的偶像,字里行间中都充满着对东坡先生的仰慕与追随,洋洋洒洒的几十万字将一位达观、悲悯、坦荡、潇洒、正直的古代从政文人苏东坡的形象呈现在我们面前,借苏东坡的形象传递出了自己的精神境界。  

林老的《苏东坡传》让我更进一步了解苏东坡的平生,也由此惊羡于苏东坡具有浪漫色彩的人格魅力。林语堂把苏东坡完全作为了一个善的载体,突出了其最为人称赞的“羽化而登仙”、“一蓑烟雨任平生”的精神境界和人格魅力,令读者觉得苏轼是一个才华横溢、旷世达观、无所不通的人间奇才,是可敬可亲、不可触及的伟人,堪称世间人格的典范。然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林老之笔将东坡太过完美化,确实有失偏颇。重读《苏东坡传》时,给我的直观感受便是书中的褒贬有些绝对化,对苏东坡的赞誉太过,对王安石的贬低也未免显得过于单调无感。

大抵林老的主观意识过于强烈,文人当有自己的文人情怀不假,但一部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传记倾于主观,往往会对后世人的情感观点产生一定影响。譬如《苏东坡传》中提到的王安石变法,作者便很明显地站在苏东坡的立场,对王安石怀有敌对与憎恨之意,宛如戏台上的红脸和白脸,定让人分出个善恶是非。先不论两人在政治上的孰好孰坏,同列为唐宋八大家,王安石的才情和艺术上的造诣也是有目共睹的,二人具是北宋文坛的耀眼明星。中国历史上改革者的种种变法,无论成功或失败,初衷本就是维护和巩固统治,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本不该变为评论功过的依据。况且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体,人性本就有很多面,苏东坡的完美人格实在是林老对其的崇拜太深,一个生活在北宋的旧梦里看不见摸不着的人物,仅凭史册卷轴和民间闲话的勾勒描摹,就成了安眠于神坛的传奇巨星,只怕是众口难调、有失偏颇。

可这样说来这部经典之作便显得毫无价值了吗?

《苏东坡传》作为林语堂平生最得意之作,先生用生动幽默的语言铸就了极强的艺术造诣,虽然主观意识强烈,但无法掩盖其文学性的光芒。至于苏东坡的完美形象,即便书中被有些神化,但读者心中的苏东坡依然有着卓然不群的人格魅力值得欣赏。正如林老在书中所说:“我若说一提到苏东坡,在中国总会引起人亲切敬佩的微笑,也许这话最能概括苏东坡的一切了。”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想成为但也许穷尽一生都无法成为的人,因为大部分人的人生如同沧海一粟,注定是平凡而渺小的,所以我们有时会将情感和期望寄托于一颗熠熠生辉的星星,一张虚构缥缈的纸片,一场如梦似幻的电影。如此,苏东坡是否如书中所说的那样完美已不再重要,其所呈现的是我们愿意看到也愿意追求的精神境界便已足矣。

本期导读我选取了苏东坡的《记承天寺夜游》,初见这篇文言文是在初中课本中,当时的我读这篇短文并无特别的感觉,只知文章大意,却无深刻感触。比起在当时看来略显平淡的“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我更喜欢苏轼浓重悲切的“十年生死两茫茫”、狂傲壮阔的“老夫聊发少年狂”。正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却喜欢“为赋新词强说愁”。可成年之后经历种种是非起落,读完林语堂的《苏东坡传》,再细品《记承天寺夜游》,那“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的闲者心境已是我梦寐以求的白月光了。

在《苏东坡传》中,我们近距离地看到苏轼身上的潇洒与乐观,这正是我们人生所应当努力达到的境界,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孤傲,亦不是沉醉于纸迷金醉的俗气,而是徜徉于山南水北之间,能与市井老夫笑谈生活,亦能行云流水地挥洒灵魂至境。

正如其词:“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能得这般温暖有趣的灵魂,大概林老描摹得这般完美也瑕不掩瑜了。



大家导读
收藏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