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花椒乡”产业转型记

来源:兰州大学 作者:郑欣悦 2020-10-28 字号: T T

李彩有一双黝黑的手,上面布满了厚厚的老茧。

虽然平日农活繁重,她仍喜欢在空闲时间细细地修剪指甲,让它们妥帖地伏在手指上,不短不长。

但是现在,李彩蓄起了长长的指甲。在她的指甲缝里,长期残存着花椒的碎屑与椒树的汁液,它们与被椒树刺伤的伤口一起,共同在李彩的手上刻下了黑色的印记,这是椒农的印记。“花椒树上都是刺哩,留着长指甲能紧点时间,摘的快。”李彩解释道。

李彩的手,上面布满了被花椒刺伤的伤口和有些发黑的印记

7-8月是武都花椒收获的季节。丰沛的不只有花椒的产量,还有夏季的持续降水。花椒最是金贵,一旦被雨水渗入,褪去的不光是火红的颜色,口感及味道也难以幸免,而这三样的缺失则会对花椒的售出产生致命影响。椒农必须赶在雨季到来之前,把地里的花椒采摘完毕,否则一年的辛劳将会付之东流。

而他们只有一星期的时间。


绿了荒山,饱了钱囊

“花椒是难养,但人家价格也高,咱也没办法。”在说话的间隙,李彩熟练地以左手固定住枝头,右手快速掐住一小簇花椒的根茎,轻轻一掰,花椒便落入她脚下的篮子里。还没几句话的功夫,篮里的火红又堆高了几层。

李彩采摘下来的花椒(摄/郑欣悦)

李彩家的椒树都种在马街镇的附近山上。武都区是全国著名的“花椒乡”,而马街镇是武都区的重要花椒产出镇之一,在2018年,全镇花椒总产量达到了336万斤,产值2.35亿元,多数农户通过花椒种植实现了创收。收成季节一到,马街镇的椒农们都忙得歇不下脚,他们要在一星期内完成花椒的采摘,进而进行晾晒,销出。

“之前祖辈都是种粮食的,到我们这一代才开始种花椒。”李彩今年50岁了,扎根于马街镇的她与花椒已经一同度过了20年岁月。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大力发展特色瓜果产业,武都区作为千年椒乡,也紧跟国家发展大势,全力推进扶贫开发进程。通过退耕还林工程的实施,武都区的农业产业结构得到了大幅度调整。在走过“零星栽植、地埂模式、荒山开发、规模连片”的发展历程后,武都区效益低下的陡坡地彻底退出粮食生产,全区有近100万亩的山地实现了花椒种植的全覆盖。

生态扶贫与产业扶贫就这样合二为一。

“收入比以前多了好多哩,山也绿起来啦。”顺着李彩手指的方向望去,远处纵横的山间坡地上布满了椒树,片片椒林将荒山涂抹成绿色,鲜红欲滴的串串花椒摇曳在枝头,一阵山风拂过,椒香四溢,唇齿留香。

马街镇旁的山上层层叠叠种满了花椒树


精确分工,联合销售

每月的农历1、4、7是马街镇赶集的日子。

天还没亮,李彩就起了个大早,拎着一小袋子新鲜的花椒来到了集市上。趁着收成季,她要抢先把花椒卖出一部分,再等几天,大批花椒上市,竞争就会愈发激烈。

2018年武都遭了冰雹,一斤花椒的售价从前年的八十涨到了一百一,让椒农受益良多,花椒巨大的经济效益更吸引了大批农户投入对其的种植,但产量的增长也带来了激烈的竞争。捏了捏今年新采下的六月椒,李彩有些惆怅:“今年花椒的势头有些蔫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卖出好价钱。”

在电子商务风起云涌的时代背景下,这些老一辈的花椒种植者们因为对网络操作的吃力而将目光放在了线下,更愿意依靠传统销售渠道实现花椒的售出。而在采椒完成后,自产自销的普通个体户椒农们往往会选择两种途径来出手花椒:赶集散卖和专人收购。与赶集散卖相比,专人在收购时会报出更高的价格,也更受椒农们的青睐。“这完全得看客户需求嘞,我们也决定不了。”李彩解释道。

椒农们的想法很简单,但政府需要考虑地更长久,个体户如果选择单打独斗,效益必然不如集结销出。“今年在政府的指示下,我们准备将现有的几个合作社合并,发展成联合社。”马街镇副镇长赵海明说。

联合社的最大优势是细化领域,分工协作。如果把合作社比作一个个小团体,那么联合社就是对各团体职能的再细分。整合后的联合社可以将农户们的花椒集中起来,通过与采购集团建立合作关系,实现更大规模地统一销售。

马街镇的线下产销做的如火如荼,但青年们想做出新的尝试。


破旧立新,电商崛起

“时代在发展,人也总得要接受新的事物。”网店宣阳红的经理孙鹏对记者说。

2015年,马街镇还未发展起电子商务经济,多数农户仍采用着最原始的销售手段,提着满载花椒的尼龙袋四处奔波赶集。

这一年,也是孙鹏大学毕业的第四个年头。在这之前,他去过很多城市,做过小工,开过实体店,也做过农产品倒卖贩运的生计,但生意都不太景气。“传统行业还是很闭塞,批发市场的客户也比较单一,发展不起来,很累。”说到这里,孙鹏顿了顿,长叹一口气。当事业发展进入瓶颈期,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是继续稳妥地固守原有的模式,还是背水一战地发展新兴起的电子商务。

在守与破的抉择中,他最终选择了后者。

“想要去做成一件事,更想要去做好一件事。”认准了一条路就要死倔到底的孙鹏迈出了向电商进军的第一步。2014年底,电商扶贫工程被国务院扶贫办正式列入“十大扶贫工程”之一,恰逢2015年,马街镇政府开启了对电商发展的全方位引导,在绿色通道的开辟与时代浪潮的助推下,孙鹏的第一家网店——“宣阳红1688”成功上市。

初试点运营的网店必然阻力重重。“当时很多椒农都觉得电商这东西没什么用,只要自己的花椒能在市场上卖出就行,哪用得着那么麻烦。”孙鹏的堂弟,宣阳红网店的合伙人之一孙龙飞十分理解哥哥创业的艰辛。在孙龙飞看来,电商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多数人的观念还未更新,想要冲破传统思想的荆棘绝非易事。在网店刚开业的一段时间里,老一辈的农户仍对这个新鲜事物抱有怀疑态度,这也使得电商推广在马街镇吃了些许闭门羹。

“不被认同”是孙龙飞提到最多的词。

但在政府的引导下,情况很快得到了改观。

“宣阳红1688”网店的线下门面

遵循着“以厂区为圆心,线上成交,批发往大城市”的原则,加之对花椒收购范围的扩张,孙鹏的“宣阳红1688”越办越红火,2018年的线上营业额更是突破了两千万,成为了武都区马街镇电商发展当之无愧的“领头羊”。随着一斤斤花椒的售出,上涨的不光只有飞速跳动的营业额数字,还有农户们对电商的认可度,网店宣阳红在潜移默化中扭转了电商在马街镇人们心中的形象。

墙上挂着的电商政策图

“大家看到我们做的好了,都想来干电商嘞,之前那个说电商赚不到钱的大哥,前几天也来咨询我了。”孙龙飞指了指手机,笑弯了腰。

武都区的花椒们茁壮生长在富饶的山间坡地上,浇灌它们的不只有阳光和雨露,还有政策红利。在“1+2”发展模式和“145”产业扶贫机制的引领下,武都花椒正大踏步地走向未来。

抓起一把沉甸甸的花椒,李彩笑了。

(文中李彩为化名)

收藏 投诉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