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院士回母校15 | 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党叫到哪儿就到哪儿

来源:教育部关工委 2020-08-19 字号: T T

今天,小中为大家推送的是通信与信息系统领域专家、东南大学校友、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乃通,2016年4月28日参加东南大学“院士回母校”的精彩片段。

30ed295d64f1213ae36434ee27fd1fa

心怀母校 身献北国

TIM截图20200819120526

张乃通

(1934年7月—2017年4月)

通信与信息系统领域专家

1956年毕业于东南大学

曾任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院长、通信所名誉所长

率先研制出国产化的数字信令集群移动通信系统

主持中国战术导弹指令、控制、数据通信系统和数字集群移动通信系统的研究

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0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我们国家成立无线电专业后的第一届毕业生

主持人:

据我所知,一开始张老师和黄老师(黄培康院士)您二位并不是南京工学院(东南大学前身)的学子,能不能请张老师讲述一下是怎样与南京工学院结缘的呢?

张乃通:

我们都是1952年全国统考考进大学的,全国性统考也是从我们那时候开始的。我考取了浙江大学电子系,黄培康院士考取了山东工学院。到了1952年的时候,全国决定院系调整。当时认为,无线电要大力发展,所以对全国无线电系进行了集中调整,集中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北京的清华大学,一个是南京的南京工学院。所以我们两个人就从不同的地点在1953年来到了南京工学院无线电系。我们那时班上总共有90个人,毕业的时候78人。由于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效仿苏联,四年制改五年制,所以56届没有毕业生,那时第一届毕业生就只有我们南京工学院。

当时工作是全国统一分配的,主要集中在高等院校、研究所、研究院,还有一批虽然外语不好,国家也要培养自己的人才送出国的。所以我们基本是这样,包括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再远一点到哈尔滨工业大学,都是我们这班同学去的。可以肯定的讲,我们也是我们国家成立无线电专业后的第一届毕业生。


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 党叫到哪儿就到哪儿

主持人:

在当时非常艰苦的环境下顺利毕业后,我们知道您是扬州人,那个时候被分配到千里之外的哈尔滨,您那个时候有没有其他选择呢?

张乃通:

我们那个时候很简单,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党叫到哪儿就到哪儿。我记得,当时学校开党代会,院长没有来得及管我们毕业分配的事,分配名单下来了。后来我们等急了,一天上午我带着几个人到院长家里找他,他说,对不起,我们因为开党代会没有精力来搞,我们很快会解决。当天晚上就宣布名单了,一宣布把我宣布到哈尔滨工业大学了。

当时,你说我思想通不通?不通。因为特别是到了哈工大以后,哈工大根本没有电子系,什么都没有,行政单位也没有。我去报到了,开始让我去仪器系报到,仪器系跟我一点点关系都没有。后来又了解了一些情况后,哈工大告诉我们到清华大学进修去。另外,又说在仪器系不合适,正好在电机系有个工业电子教研室,因此,就把我们的关系从仪器系转到了工业电子教研室。这么一弄,说实在话,我当时心里面更烦。把我们弄到这里来,什么也没有,干什么呢?当时,我曾经写过一封信到教育部,我就问教育部,哈工大能办得了吗?什么都没有,怎么办?教育部当时很厉害,真把我找过去了。教育部跟我讲,很多专业都是新上的,条件不够,需要你们自己创造条件,你就好好干吧。那好,我就干。

后来又了解到,我到哈工大不是分的,当时听说分的是北航。因为哈工大是边远地区,分配到那需要征求学生意见。分配到哈工大的那个学生不愿意去,有困难。上面大笔一挥,我到了哈工大,他到了北航,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班长。


感念师恩:“为人不为名利”

主持人:

张老师曾师从南京工学院无线电系奠基人钱凤章老师,张老师能否帮大家回忆下钱凤章老师?他带给您的影响有哪些?

张乃通:

第一,钱凤章老师是解放前国民党中央电台的总工程师。他回来时,南京已经解放了,蒋介石希望这些人全部到台湾去,他走到了广州就停下来不走了,最后就把这些人带回了我们国家的新政府。从这些事中可以看出,钱老对新政权的热爱与信任。

第二,钱老在国民党执政时期也不是官僚,他在技术上很有一套,他的代表作有长江路的公民大会堂。蒋介石搞总统选举的时候,那里面的声响设备就完全是他搞的,他也很得意,我从中也学到很多。大学毕业后分到哈工大,哈尔滨电台把我们找过去了,他们播出的声音总是发哑,我说可能你们声响有问题,就是混响有问题。我说在哪个地方加个东西就行了,然后果然就行了。

第三,当时我们无线电系的教授在全国都是很出名的,陈章教授、钱凤章教授。但是我们无线电系的教授评级不及清华。我们系陈章先生仅是二级教授, 钱凤章等都是三级教授,因此就有人问到钱凤章先生,你为什么不去争取?钱凤章一句话就讲过去了,他说陈先生不过是二级,我怎么能是二级,怎么能和他争。从这个里面,我有了很大的体会,怎么样去做人,为人不要为一点小名利,这对我影响是非常深的。

第四,当时我们做毕业设计,从年轻人的心理来讲,都希望搞新的技术。我的毕业设计导师是钱凤章老师,他给我出了一个题目叫做“20千瓦的广播发射机”。大家听20千瓦可能不小了,但是从广播来说不大。但是当时正好搞一个北京电台的并机,两个小的并到一起,可以发射出去。我看这个题目好,有意思,可以做出东西来,我就做了这个题目。这个题目做好了以后评价并不高,但是钱凤章老师当时他是鼓励我,你赶快答辩吧。答辩完了以后,钱凤章老师就和我讲了,他说,张乃通,你知不知道你这次不足的地方在哪?我说不知道,我答得好像没答错。他说你错在这儿,你没有从实际出发,光是追求新的东西。从这一点,就给我今后的工作理出一条,如果我要做事情,要实事求是,先要分析它的利弊,我应当做什么,我不需要做什么。

我再举个例子,当时我已经毕业分配到哈工大了,这时候的钱老师还和我有联系。当时给我感动很深的一条,钱老师在无线电系开了一门新课,这门课程是印讲义的,讲义是自己编的。当时我记得收到邮包,钱老师亲自一张一张印的,发给同学的同时特地寄给我。我感到的当一名教师应当如何关心他的学生,关心他的学生成长。

张院士寄语青年大学生

做学问先做人,一个人的学问再好,但他做人不行,最后也得不到承认。

不要总把自己放在最前面,要想到集体。

要老老实实做人做科研,不要取得一点成绩就骄傲自满做“甩手掌柜”,更不要为拿科研经费做“科研骗子”,要实事求是、艰苦奋斗,坚持对的、不随风倒。

火狐截图_2020-07-01T07-41-49.923Z


收藏 投诉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