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院士回母校13丨凡是从草棚大礼堂走出来的人,没有孬种,都是好样的!

来源:教育部关工委 2020-08-04 字号: T T

今天,小中为大家推送的是微波天线专家,西安交通大学校友、中国工程院院士叶尚福,2016年5月18日参加西安交通大学“院士回母校”的精彩片段。 

微信图片_20200803123734

自强不息勇担当

砥砺奋进报祖国

叶尚福

叶尚福

微波天线专家

1961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博士生导师

长期致力于卫星通信地面站天线及高效馈源技术的研究与实践,尤其在多种大口径、高精度卫星地面站天线系统研制方面取得重大成就

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两项、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三项

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凡是从草棚大礼堂走出来的,没有孬种,都是好样的

主持人:

这张照片应该是交大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张照片了,我们的草棚大礼堂,这是当时用南方的毛竹搭建起来的,应该是东方结构力学的典范了,当时在这里都会开展什么样的活动呢?草棚大礼堂是交大人迎接苦难的精神象征,也是我们西迁精神的集中体现,如何看待交大西迁呢?

叶尚福:

草棚大礼堂是西安交通大学在中国大学里最具有特色的标志性建筑,他反映了交大的艰苦奋斗、艰苦创业的精神,凡是从草棚大礼堂走出来的人,没有孬种,都是好样的。草棚大礼堂标志着西安交大人响应国家号召,艰苦创业、勇敢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我觉得我们应该保留这些历史记忆,也许现在看来不起眼,但确实是当时我们奋斗的见证。当时就是看了这样的环境,我们心里充满了希望,从来没有抱怨过,现在回想起来是非常可贵的精神。

交大西迁的意义于个人而言,是艰苦奋斗、痛苦与磨炼的过程,就是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求知求学,历练我们的人生;于国家而言,发展西部,交大西迁就像一个播种机,播下了我们一代一代的同学,撒在三秦大地,西北西南的各个地方,现在已经茁壮成长,种子已经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


我们那个时代的考试有好的一面,就是讲诚信

主持人:

叶院士,您当时的学习是什么状况呢?

叶尚福:

刚到学校里,由于地域的影响,我们四川人在一起说四川话,上海人在一起说上海话。上课时,老师在上面讲上海普通话,用浙江话回答问题,我们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说什么。

我的成绩说起来不好意思,我最差的就是普通化学,那一年这门课考试不及格,原因是老师讲课用的是带有浓重鼻音的普通话,我实在听不懂。但是我也有考得好的,物理就考了一百分。我虽然化学挂科了,但我诚信没有作弊。我们那个时代的考试有好的一面,那就是讲诚信,我做不起就做不起,这次做不出来我有机会再做,但如果我这次犯规了,就没有机会了,每个同学都讲究诚信、诚实,我觉得这是很好的精神,值得我们现在继续发扬。考试的时候我们并不需要怎么监考,从来没有交头接耳,从来没有传递消息,学校也从未有过因为作弊而被处罚的学生,小问题看到的却是大方向。


一定要好好学习,报效国家,报效人民

主持人:

我知道您当时在交大求学的时候都是靠全额助学金完成学业的,那除了助学金外,学校还有其他方面的补助吗?

叶尚福:

那个时候我们非常感恩国家,交大给我发了全额的助学金,除此之外每个月还给5块钱的生活零用费,待遇非常优厚。所以说除了上学什么都不想,国家非常关照,所以我们毕业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报效国家。那个时候家里穷,这个学期上的课,教材在上个学期的期末要从图书馆里借出来,如果你搞慢了就借不到教材了,那就像听天书啊,老师在上面讲,你在下面笔记也记不好,所以说教材还是很重要的。我就是因为借不到中文的教材,后来发现“新大陆”了,俄语的教材没人借,我就借下来,所以我俄语很快就比较好了。交大图书馆都是对我们开放的,给我们创造了很好的条件,一定要好好学习,报效国家,报效人民。


有吸引力、充满人情味,人人能战斗又互相帮助、互相体贴的团队

主持人:

叶院士,您获得两次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时也获得了一些奖金,听说有一次您把奖金都捐献出去了,给团队里面得了白血病的研究生。当时在研究生病危没有人陪护时,您和爱人一起守护他,所以即使您的团队科研任务重、物质回报不是很丰厚,还是有很多的年轻人愿意加入。

叶尚福:

虽然我得的奖非常高,国家一等奖毫无问题,而且排名很靠前,但是物质奖励非常低。什么道理呢?第一个就是奖金总数是一定的,因为时间越长,分母越大,每一个得的奖金就很少,再加上人越多,多了也是分母,就分的奖金越少。第一个一等奖,我是得了800块,80年代,我认为蛮多了。第二个国家一等奖相对多一些,8000元。

正好是发了这个钱还没用时,突然我们团队里面一个同志感冒了住医院,始终治不好,大家就很担心,就去看他,结果他患了白血病,急性白血病。这种情况下,我跟我爱人商量,她一句怨言、一句反对话都没说,全部捐给这个学生。当然我是无声无息的捐,不是公开的。我捐了之后,团队的其他成员就跟着多多少少捐了一些。我们团队是有吸引力的,是充满人情味的,是一个人人能战斗,又能互相帮助、互相体贴的团队。虽然当时的奖金,院士不如战士多,但大家都还是留恋这个团队,不愿意离去。

火狐截图_2020-07-01T07-41-49.923Z



收藏 投诉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