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大学生在线

院士回母校3丨“美国不允许我进入,不给我签证14年了”

来源:教育部关工委 2020-05-25 字号: T T

今天,小编为大家推送的是“嫦娥之父”、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校友、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自远,2017年10月17日参加中国地质大学(北京)“院士回母校”活动的精彩片段。


仰望星空 脚踏实地

TIM截图20200525161527

欧阳自远

天体化学与地球化学家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1956届校友

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席科学家,被誉为“嫦娥之父”

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

长期从事地球化学、天体化学、比较行星学、地外物体撞击地球诱发生态环境灾变与生物灭绝等研究

其学术成果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与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三等、一等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等

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TIM截图20200525161629


年轻人应该为国家的富强来献力

我坚信我们中国一定也会进入空间时代

校园永远是充满青春的气息,我也曾经经历过,那是61年前,假如按入学来算已经65年了。我觉得一见到母校,我就心里永远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情。因为母校教给我怎么做人。我记得我们来学校时还没有温家宝总理题写的校训——艰苦朴素、求真务实,我觉得我们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学校教会我怎么去做一个人,怎么去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自己该怎么样去努力。做人做事做学问都是一样,最重要的是做人。学校教会我应该怎样做一个中国人,我深有感触。做人要真诚,要有宽大的度量;做人要热爱自己的国家,把国家的命运、国家的需求当成一个人自己永远的目标和追求,跟着时代进步。学校也教会了我如何去实现人生的梦想,做事情就是要认真负责,就是要认认真真的去完成这些任务,做学问也是一定要老老实实开拓新的领域,不断进步。这是我首先想说的第一条,学校教会我怎么做人。

我是1952年考取的北京地质学院。当时国家号召我们年轻一代建设社会主义工业化国家,国家最需要的是矿产资源,年轻的朋友们应该唤醒沉睡的高山,让他们献出无尽的宝藏。我并不知道地质干什么,我喜爱的是天文学、化学,但是我家是医生世家,家里希望我学医保一个饭碗,永远是小康以上的水平。但是这句话打动了我,我觉得年轻人应该为国家的富强来献力,所以我义无反顾的报了北京地质学院为第一志愿。这是全国第一次统考,我像古代那些考生一样用根扁担挑着行李,走了三天的路,走到城里头考试,很幸运录取在北京地质学院。

在我做研究生不久,世界上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1957年10月4日,苏联第一个人造地球卫星升空,拉开了我们人类空间时代的帷幕,宣布了人类进入了空间时代。当时只有苏联和美国能够做这件事,因为这是两个超级大国,他们完全是为了空间霸权的争夺,完全是为了一场军事上的激烈竞争展开了月球探测。1958年到1976年就他们在演戏,别人只是一个旁观者,特别是我们国家,我们年轻的共和国刚刚成立,我们没有科学队伍,我们没有技术能力,我们国家还是一穷二白。

TIM截图20200525161721

我坚信我们中国一定也会进入空间时代,因为这是人类的共同命运,是整个世界共同发展的前途。中国也不会例外,我们国家一定会进入,但是现在不行。我们年轻人能不能为国家未来进入空间时代做一点准备呢?我就是抱着这么一个梦想。我觉得我虽然是研究生,但是我应该了解他们为什么要去进入空间,为什么要去做这些事情。我一方面去了解、分析、综合调查美国和苏联是怎么去搞空间的?他们做了些什么?他们的计划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搞?最后对于增强自己的国力、对于引领技术进步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这个好办,看书调研就行了。另外一方面,我们要有自己的队伍,要有自己的实力,但是我们没有能力去发射卫星,没有能力到月球。

TIM截图20200525161755

紧接着1961年美国和苏联跑到火星上去探测了,苏联没有办法搞不过美国,结果去做金星探测。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去做?迫不及待的要去占领空间。这是为什么?空间时代究竟有什么特色?我没有办法,不知道。但是他们都搞天上的,我是一个学地质的,我能不能也搞点天上的东西?幸好老天爷也不辜负,几乎每天都有东西从天上掉下来,那就是陨石了。我说我可以去做陨石啊。

 

伟大的祖国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条件

我无论如何卖命也得把它干出来

1964年年初,我们国家寻找一位学过地质又学过核物理的,有两个专业背景的人。做什么呢?我们国家要开展地下原子弹爆炸。首先,要选一个地方做,一定要懂地球,它的岩层结构、它的构造以及它里面地下水情况等,要知道并且学过地质。同时,原子弹要爆炸,一定要学过核物理,有基础知识。

TIM截图20200525161834

大概全国就我一个人,最后找到我谈话,说你去带一支队伍到指定的新疆的某一块很大片的地区,找一个地下原子弹试验的场地。天知道,我哪知道这些,根本就不懂。没关系,自己慢慢学。这是第一个任务。第二个任务,到底地下核爆炸是怎么炸的?对岩石起什么反应?上百万度比我们的岩浆还厉害,它全部把这个石头都熔了。炸完两年以后,我进去了,放射性还很强,所有岩石熔融了,都变成我们的火山岩一样,很多裂缝都填满了,这些熔融的岩浆就是我们看到的岩脉一样,这都人造的。所以你一定要懂地球,不然的话不行。

TIM截图20200525161900

我就接受了这个任务。在新疆一直工作了十几年,因为这是国家的需要,我感到非常幸运。伟大的祖国给我提供了这么好的条件,我无论如何卖命也得把它干出来。当时我们要选地下核试验场,做爆炸图像,地下核爆炸的建设,特别是裂隙构造、裂隙线路,哪些要张开,哪些要封闭,封闭的情况怎么样,那里面还有很多断层,导致的结果非常复杂,你都要搞清楚。最严重的问题是:如果炸完了地下很多大的裂缝,地下水一涌上来以后,全部淹了,把所有的放射性物质都溶解在水里面,地下水慢慢地运动,结果扩展到整个新疆,要把新疆的地下水全部污染,把河流、把湖泊全部污染,这将是历史的罪人。所以一定要解决,不准把放射性地下水带出来。

就这么一些任务,我们一起工作,做了一两年试验,这些问题完全有方案解决。这是我们国家经历的第一次核爆炸,我们在一个很高的山里面挖一个洞进去,做了个鱼钩状的装置把原子弹放进去,它炸完了以后自己就封了,里面有好多测试仪器。炸完以后,山上的石头都滚下来,山顶上一个十字架跳到几米高,整个山抬起来又落下来,到处烟雾弥漫,但是真的没有把山炸坏,在那里面产生了一个地震。张爱萍将军当时在现场,他写了一首诗,告诉我们说,你看“红日升,南山狮吼虎熊惊”。我们这个地方取了个别人不知道的地名叫南山,狮吼虎熊惊,虎熊是指美国和苏联。“虎熊惊,地动山崩,欢声雷鸣”,他发自内心的兴奋和高兴,他亲自向总理报告这一次爆炸成功。但是所有的考验都在后面,对于我的考验,到底能不能实现?所以直到现在还在坚持。当时张爱萍将军说30年不准把里面的放射性通过地下水带出来,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后来我做了试验以后,我想了一个办法,就把它全改成另外一种介质,全部裹住这些放射性,永远不能溶解。现在很多核电站的一些废料也采取我们的办法,完全可行。一直到今天我签的字是100年不出来。现在已经很长很长时间了,现在没有出来,我坚信是可以做得到的。

 

中国一定要认清一条路,发展高新技术

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主创新这条路

以前从来不叫中国共同商量月球权益问题,为什么?很简单,中国没水平去不了月球。现在不同了,联合国讨论月球问题都要请中国,我们中国有了自己的话语权,我们可以维护中国合法的月球权益。

TIM截图20200525161924

2006年胡锦涛主席跟布什达成协议,中美两国联合探测月球合作,结果美国在国会批驳了协议,不同意,而且提了几个苛刻的要求。第一,绝不卖任何一个元器件给中国。在这之前我们每发射一次要用20万个元器件,电阻、电容、电感那些,中国造不了那么多,各种性能的,总得买一些。美国明确地通知中国:一个都不卖给你。美国人非常守信用,非常“了不起”,到现在一个也不卖给中国。为什么?就是要封锁你,就是要扼杀你,就是不让你发展。欧洲军事禁运,俄罗斯质量不太好,我们也不想要。日本卖给中国,我们和日本订了个协议,每一批来了,只要有一个坏的就全部退货,而且要罚款。日本人签了,后来发现老罚他的款,我觉得很奇怪,日本不至于那么差劲。后来我理解了,他更坏,美国人我觉得还好,我就是不卖给你一个,真的不卖,而日本答应卖给我们,最后把我们中国的时间全部给耽误了。要知道世界上哪个国家希望你中华人民共和国强盛,谁希望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没有的,所以一直是在封锁中国,扼杀中国。

TIM截图20200525162530

另外还有一个,禁止美国的科学家到中国去,也禁止中国的主要科学家进入美国国境。我坦白告诉大家,美国不允许我进入,不给我签证14年了。我以前一年去两三次,自从做了月球不允许我去了。美国的科学家不反感我,他说欧阳你能不能在北京作报告?我就用我的计算机,用我的PPT做报告,美国人出钱,从北京用电视转播到美国的会场,我看到会场很多熟人,我做完报告很多人举手提问题,我就在办公室回答。他们也很有意见,但是政府就是这么限制。我非常理解这件事情,不让去没关系,这是逼着我们中国一定要认清楚一条路,发展高新技术,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主创新这条路。没有别的路可走,不走这条路你就要挨打,就这么回事。我们中国人要争口气,自己干出来,再吃苦我们自己也得干出来。

 

寄语青年学生

一切靠我们年轻的一代,祝福你们在学校好好学习,打好基础,胸怀大志,报效我们伟大的祖国。 

火狐截图_2020-05-25T08-28-06.567Z

      

收藏 投诉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