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大家导读
润泽书窗|你是否愿意拥有不幸福的权利
南京师范大学2021-04-07
字号:AAA
到的现实中的人、物、事、景,或是有时读书读得入迷了,竟将书里书外融为一体,恍恍惚惚间仿佛自己就是书中的人物,这样身临其境的奇妙感觉时隔多年都在脑海里挥散不去,每每忆起,都带有当时读书的情愫和意境。所以,和书有关的记忆是否也代表了你的初心和本真?是否代表了人生某一阶段的感悟和憧憬?


栏目引言


润泽二字,意指以雨露滋润,使其不干枯。人亦如草木,倘若精神世界经常未得书香诗意浸润,则如贫瘠荒漠,干渴空洞。每本书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和灵魂,而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好的作者把书当成了镜子,把对书的解读、品味都交给了芸芸读者。一本好书流传成为经典,离不开每个读者被这本书润泽灵魂的记忆。

关于书的记忆,有些在于书的内容本身,有些在于人读书时的一段场景。场景或是当时遇到的、想到的现实中的人、物、事、景,或是有时读书读得入迷了,竟将书里书外融为一体,恍恍惚惚间仿佛自己就是书中的人物,这样身临其境的奇妙感觉时隔多年都在脑海里挥散不去,每每忆起,都带有当时读书的情愫和意境。所以,和书有关的记忆是否也代表了你的初心和本真?是否代表了人生某一阶段的感悟和憧憬?希望通过这一扇小小的书窗,能重新唤起你对书的记忆,一起来重温那些年,那些书,那些人和事,延续对读书的热爱,用书香润泽你的灵魂。



本期导读丨《美丽新世界》

“如果一个人与众不同,他一定会很孤独。他们对孤独的人很残忍。”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作为二十世纪最著名的反乌托邦文学经典之一,书中描绘的人类社会的未来图景是阶级分明又分工合作的,人类通过最有效的科学和心理工程被设计制造出来,在这样的新世界里,人类是生产线和机器的产品,个性和自由被扼杀,文学艺术更是濒于毁灭。初读这本书,我一方面被书中荒诞的世界所惊奇和震撼,另一方面更是觉得毛骨悚然和对新世界是否真的在实现的惶恐不安。

很多人说赫胥黎是一位“天才预言家”,其当年的预言正在实现,社会越来越奉行娱乐至上,科技的迅猛发展给人类带来了无穷无尽的乐趣,“及时行乐”的生活理念好像越来越和新世界稳定固化的社会模式相契合。所以,社会追求让每个人都觉得幸福美满,其乐融融,追求开篇世界国的格言“集体、身份、稳定”,追求全书反复提及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理想境界,这样的乌托邦真的令人期待和合理吗?看似在进步的社会真的把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吗?在细读完书后,我认为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新世界的主宰们解决社会问题的方式:首先是禁止胎生,由生育和培育中心进行人工生殖和养育,父母是肮脏的存在,在培育过程中,还给每个胚胎划分阶级,不同阶级在这个社会被分配做不同的工作,并进行潜意识的洗脑式教育,让他们从小便安于自己的地位;第二是满足所有人的欲望,人类的闲暇时间被感官电影、旅游、参加集会、运动、性生活所占据;第三是忘记历史,在第十七章总统和野人的谈话中,总统对禁止《奥赛罗》和上帝回答了同一个原因:它们是旧的事物。而如今的社会需要的是稳定和幸福,一切能使人产生激动和不满的旧事物都会危害社会稳定;最后,是让人们不断服用苏摩,这种如毒品存在的东西可以让人们不再有烦忧,动荡暴乱都迎刃而解。这四条措施好似将社会变成了一个极乐世界,每个人的人生看起来都如此的幸福和美妙。

然而,在我看来,这个社会是基于改变人类的自我意识而产生的粉饰太平的结果,苏摩的存在是为了缓解社会当中大量焦虑不安的负面情绪,这些被压抑的情绪情感是真实存在的,尤其在书中的三位“主角”伯纳德、赫姆霍兹和野人约翰身上表现得非常鲜明,一定程度上他们都表现出了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痛苦和孤独,在这个倡导不断消费娱乐的社会他们能够独立的思考和保持清醒,甚至还进行了反抗,但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少数人注定是不被这样的新世界所容的,违背之人被流放,野人约翰的疯狂斗争更是将他逼入绝境。当世界成为了一个安逸舒适的伊甸园,除了幸福,人类一无所有,以自我意识和精神的缺失为代价的的世界永远无法实现合理和永恒,因为所有问题的解决便是所有问题的产生,追求享乐的同时人类也逐渐丧失了自由。

野人约翰说:“我不想要舒适。我想要上帝,我想要诗歌,我想要真实的危险,我想要自由,我想要善良,我想要罪恶……我正是在要求不幸福的权利。”野人要求的是情感和创造力,这也是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我们发展科技是为了让生活更便利,说到底是将快乐和幸福作为了人生的终极目标,这在大部分人看来都很具有迷惑性。理想和科技便是桎梏人性的工具,我们热爱不用思考的东西,我们的懒惰让我们觉得社会发展到现在已经不需要承受痛苦和危险,自我意识和灵魂在快乐面前不值一提。所以,这个社会的发展是矛盾的,这个矛盾在于理想和人性的抉择,在于人类是否在用创造力创造出了毁灭。

故事的最后,赫姆霍兹甘愿去气候糟糕的地方流放,他认为可以写出更好的作品;野人选择隐居在远离文明的灯塔里,每日赎罪。人类拥有要求受难的权利,如果说受难可以赋予生命以足够的重量,我希望可以不要一味地追求幸福快乐,不要逃避哀怨痛苦和苦难,在面对人生价值的抉择中保持清醒的自我认识吧。